乘用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乘用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记得爱情最初的样子-【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52:13 阅读: 来源:乘用车厂家

毕业十年聚会,我见到了吕海。

他随意扔在桌子上的车钥匙,引起了众人的艳羡:“你小子开这么好的车!”那天,吕海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话里话外,有意无意地向我暗示,我当初没选择他是多么没有远见。

吕海在大学的时候曾追求过我,但我不喜欢他的圆滑。那时,我还是一个文艺女青年,最看不得一个年轻人满口的功名利禄。后来,我和小易确定了恋爱关系,吕海才算死心。

巧的是,我们毕业后,小易和吕海进了同一家公司。小易为人正直,每次都拒绝供应商给的回扣。过年节的时候,供应商送过来的礼品,也都被他一一回绝。

小易慢慢发现,供应商开始不信任他,部门领导也并不喜欢他。吕海在那样的环境中却如鱼得水,跟领导和供应商都处得极好。

后来,领导和吕海都换了辆不错的车,小易却遭受排斥,不得不辞职单干。

聚会结束,吕海坚持开车送我,我拒绝了,到路边打车。临上车前,他还不死心地拉住我问:“你真的没有后悔吗?”

我笑了笑:“我后悔什么?我当年看中的就是小易的人品好,那些不属于我们的钱,我们花着会心里不安。”

“你真的以为他做得对吗?他说自己没拿回扣,但领导会相信吗?领导会以为他拿了回扣,却没分给自己。他不但失去了该得的利益,也挡了别人的财路。供应商也不会相信他这样的人,他不按既定规则玩,人家怎么敢拿他当自己人?”吕海冷笑着帮我分析。

我嘴硬地回了一句:“他做的事可能不是世俗意义上的正确,但对我来说,他就是那个对的人。”

当年,我确实是因为小易的正义感而爱上他的。

那时,我坐公交车时发现钱包被偷了,要求司机停车报警。乘客们怨声载道,甚至有个男人骂骂咧咧地非让司机赶紧开车。我急得眼泪都出来了。这时,小易站了出来,说:“小姑娘丢了钱包,就请大伙帮帮忙,警察很快就来了。”

我红着眼圈,很多话堵在喉头,最后只说出一句:“你真是个好人。”小易红着脸回了一句:“你也……很好。”很快,小易成了我的男朋友。可是,他的这份正义和坚持为什么到了职场就行不通了呢?

自从我们离开校园,生活中逐渐充满了柴米油盐,人与人之间也开始讲究人情世故。小易竟然发展得不如吕海那样的人,他曾经的好也就有了些尴尬的意味。那天,我一直琢磨着吕海的话,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第一次对坚定了许久的信念有了怀疑。

回到家,我发现楼下围了几个人,邻居周阿姨正在激烈地说着什么。

我看了看气呼呼的周阿姨,问:“您这是怎么了?”周阿姨冷哼了一声,径直上楼去了,几个人安慰似地冲我笑笑。回到家,我才明白,是小易把周阿姨惹恼了。

这是我们单位的小区,楼上楼下住的都是同事。周阿姨有捡废品的习惯,捡来的东西就堆放在楼道里。可楼道本来就不宽敞,大家跟周阿姨提过几次,每次她都虚心接受,但又坚决不改。小易又一次正义之神附体,把那些废品直接搬到了楼下。

“楼里那么多人,大家都不好意思说什么,怎么就偏偏是你出头?”我气不打一处来。“她要是再搬回来,我明天就直接扔垃圾站去。”小易毫不妥协。小易也很生气,跟我针锋相对:“难道我做得不对吗?她在楼道里乱堆东西,不但影响别人,还很不安全!”

人在盛怒中容易智商下线,我吵着吵着就偏离了轨道:“你从不知道反思自己,你为什么离开原来的公司,你以为你那是正义感吗?你那是不通人情世故!”小易从没听我说过这样的话,他愣了半天,低着头进了书房。那次,我明明吵赢了他,心里却更堵了。

那几天,我和小易谁也没怎么说话。

我有点后悔。我了解小易,他也想让我过上好日子,但诱惑再大,他也肯定不会拿那样的钱。我明明知道他的本性,为什么还要拿那样的话折磨他呢?

那天晚上,我在家里做了小易最爱吃的麻辣虾滑和小酥肉,准备给彼此个台阶。正做着,我忽然闻到有股烟味,顺着打开的窗户往外看,居然看到了消防车!

我赶紧跑下楼,原来,是隔壁楼道失了火,火源是堆在楼道里没及时清理的旧窗框。同一个单元的同事纷纷跟我说:“幸亏有你老公的坚持,要不然,倒霉的就是咱楼道了。”

小易回来时已经很晚了,还没等我想好怎么开口,他兴冲冲地说:“咱公司今天接了个大单,是我以前的客户。他说觉得我这人挺可靠的,知道我单干了,特意来支持我。”

我想起了前几天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不免有点尴尬。

小易也有些不好意思:“我也好好考虑过你说的问题了。以前,我做事的确只以对错为衡量标准,其实,正义与人情世故也可以不冲突。比如我至少应该了解一下周阿姨,她到底是需要什么?咱公司里还缺保洁员,活儿也不太重,你觉得周阿姨愿意干吗?”

是啊,周阿姨这样做明明是因为缺乏安全感,或者一個人太无聊,我们这些看似懂人情世故的同事们,善良地隐忍着对她的不满,却从没想到要为她做些什么。

“你真是个好人。”我脱口而出当年的那句话。小易大笑,默契地回了句:“你也很好。”

真好,我和小易都还是当初彼此喜欢的那个样子。

专业看卵巢早衰医院

全国宫颈癌医院前十名

nk细胞免疫治疗癌症骗局

nk免疫细胞治疗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