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用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乘用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2-(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4:15 阅读: 来源:乘用车厂家

蓝敏歆没想到还能在冷宫里见到罗全德,忙向罗全德求起情:“总管太人,您一定得为奴婢做主!”

蓝敏歆将自己参加苏贵妃专侍宫女一事道了出来。

罗全德听后,眉头不时皱起。

让他没想到的是,蓝敏歆深居冷宫一事,除了他家主子,居然还有人知道。这冷宫显然已被股无形力量掌撑,此人目的不言而喻,若是被主子知道,定然大怒。

罢了,这姑娘在此住了三年,看主子的意思,分明是想放她的,不想有人从中作梗,此回自己就当做回好人,日后她若翻了身,不要忘了自己就行!

罗全德将那几个看守太监斥了一番,随后唤人领着蓝敏歆去内务府登记。

内务府的太监见是总管公公亲自领来的人,忙将蓝敏歆的名字放在头排,积极向上头负责此事的宫人推荐。这一来二去,还真选上了。

蓝敏歆被宫人领去绮兰殿,不料在长廊处遇见苏贵妃。

蓝敏歆见身边的宫女皆跪于地,望着那个一身罗裙,金凤灼灼地女人,忙俯首跪下。

岑慕颇尚未册立正宫,后宫里就属苏贵妃品级最高,即使她没封后,也俨然一副后宫之主的作派。

苏贵妃瞥了眼地上的宫人,将涂满蔻丹的素手扶扶髻上的金凤钗,那金红相映,格外醒目。

苏贵妃嘴角溢出轻笑。

含而不露的威仪,让跪地的宫人神经绷紧。

“这位可是新来的侍女?”苏贵妃望着螓首垂头的蓝敏歆道。

蓝敏歆隐约觉得苏贵妃的声音熟悉,却不敢贸然抬头细瞧,直至苏贵妃开口,适才回道:“回娘娘,奴婢正是!”

“抬起头!”只听苏贵妃道。

蓝敏歆闻声,幽幽抬头,不时对上苏贵妃的眉眼,两人皆有惊慌。

蓝敏歆心口起伏的厉害。

她万万没想到,眼前富贵华丽,仪态万千的女人正是自己的表姐蓝烟若。

原来表姐没死!可是她怎会成了岑慕颇的贵妃?等等她已改名换姓?

见蓝敏歆诧异地望向自己,苏贵妃稍是惊慌,忙收起情绪,冲众人道:“她留下,其余人暂且退下!”

待众人走后,苏贵妃将蓝敏歆攥起,将她拉至一旁:“你怎会在这里?”

蓝敏歆一怔,这话该她来质问蓝烟若才是,若论血统,她比蓝烟若高贵的不知几个阶级。她可是前朝的长公主,还是前皇后的嫡生女。蓝烟若不过是尉亲王的庶女,给蓝敏歆提鞋都嫌低。

蓝敏歆记得岑慕颇的大军杀进皇宫时,尉亲王同她父王一道拼命抵抗,最后双双死在乱箭中。蓝烟若那时已不知所踪,当年她被母后送出皇宫时,还遣人四处找过蓝烟若,却是一直无消息,她以为蓝烟若早死了,没想到蓝烟若不但活着,而且还成了岑慕颇的贵妃!

蓝敏歆万千怒意横生,却硬是忍住。

她觉得事情来得蹊跷,或许这中间还有她不知情的。

“你都可以,本公主为何不可以!”蓝敏歆驳她。

蓝烟若冷笑起,拂着裙摆细细打量她:“先朝早已覆灭!你能活到今天实属侥幸,圣上仁心,没将你这前朝余孽杀尽,你该感恩戴德才是!”

蓝敏歆闻之,嘴角逸出几许苦笑:“蓝烟若,想那尉皇叔素来义胆忠肝,他若泉下有知,你如此卑贱苟活,岂能死得瞑目!”

大约是这话让蓝烟若心虚,此时面上已露惊慌,只消一会,她又兀自镇定:“那些前朝旧事还提他做什么!本宫如今姓苏,是苏太傅的女儿,这满朝文武谁人不知!你且收起你那一套,不然,本宫绝不放过你!”

蓝烟若将拽地的罗裙往背后一卷,激起几道云涡,继而怒气冲冲地沿着九曲长廊而去。

蓝烟若回到宫里,将负责此事的宫人唤来训斥一番。

她是不能让蓝敏歆好过的,毕竟她知道蓝敏歆对岑慕颇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不能将这些年好不容易得到的,就此放弃,她不甘心!

蓝烟若开始疑心,岑慕颇这几年怕是将蓝敏歆就藏在她眼皮底下,她居然浑然不知!

她左思右想,绝不能让蓝敏歆见到岑慕颇,惟今之计,只得将蓝敏歆留在自己身边看着。

蓝敏歆在认出蓝烟若的那刻,就知侍女一事八成泡汤。

她与岑慕颇、蓝烟若三人自小一起长大。蓝烟若长她一岁,姿色秀美,一过及笄,便有许多豪门公子上门提亲,却被她一一拒之,如今想来,蓝烟若在很早之前就思慕了岑慕颇,只是她一直不知。

如今蓝烟若得心所愿,她也只能暗自伤心。

蓝敏歆心口酸胀的紧,想起三人的过往,心绪久久难平。

蓝烟若果真如她所想,没留她当小皇子的侍女,而是将她留在自己身边,当个粗使宫人。

这日,岑慕颇一下朝便朝绮兰殿而来。在经过御花园时,见池中的水芙蓉已绽放,不时伫步观望。

蓝敏歆捧着待洗的衣物由远而来,在瞧见那抹明黄颀长身影时,眸光凝固,见他朝自己望来,忙垂头咬唇,冲他弯膝行礼。

素指却在见到他的那刻便已紧握,尖锐的指甲扎入掌心,留下一道道血痕。

岑慕颇伫步了一会,便要朝绮兰殿去,在与蓝敏歆擦肩而过时,不时回头多望了她一眼,大约是被蓝敏歆身上若有若无的清香吸引。

“且慢!”岑慕颇将她唤住。

蓝敏歆掌心一直沁汗,心早窜至嗓子口。

她怕岑慕颇认出自己,她还没想好如何面对他,面对这个颠覆蓝氏皇朝,夺走她父母兄长性命的罪魁祸首!

“圣上可是有什么吩咐?”蓝敏歆不敢回头,背对着,压低嗓音道。

岑慕颇望着眼前纤细的背影,幽幽叹气,继而嗤笑起:“无事了,且去忙吧!”

蓝敏歆背过身冲他拂礼,眼望着他离开,两行清泪从眸中滑落。

蓝烟若没想到岑慕颇这么早就来,庆幸自己一早打发走了蓝敏歆,她笑着起身相迎,继而让宫女端来茶水和点心。

---- 作者寄语:这个是宫阙文,不知有多少人喜欢的,这几日好似没几个人出来啊!

钩臂车义乌8吨勾臂垃圾车

建筑PTFE针刺毡什么工艺

勾臂车新余东风天锦挂桶车

嘉峪关MPP管大弯头产品质量请放心

垃圾站配置钩臂垃圾车六安勾臂垃圾车吨位齐全

三门峡电力管廊玻璃钢电力管&

PE土工膜爬焊机土工膜爬焊机多少钱一台

麻涌锡条上门收购

多利卡套臂压缩垃圾车荆门压缩垃圾车质量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