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用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乘用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直面反倾销中国鞋业国际化的生死关-(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09 18:02:31 阅读: 来源:乘用车厂家

2006年12月20日,是欧盟反倾销起诉的最后期限。直到此时,国内1600多家鞋企,只有4家向欧盟法院递交反倾销起诉书。有消息称:福建300家鞋企已经完全放弃诉讼。据悉,诉讼成本太高、诉讼结果难以预料是大多企业不愿应诉的主要原因。面对强大的国际贸易壁垒,中国企业的应对能力还有待加强。

WTO规则:痛与通

自2002年以来,我国约有71%的企业和39%的产品不同程度地受到国际技术贸易壁垒的影响。据商务部统计,截至2005年底,已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起了600多宗涉及中国出口产品的反倾销、保障措施和特别调查。我国本土企业遭受的反倾销案逐年递增。遗憾的是,挺身应诉的本土企业不是很多。

据悉,我国奥康集团等四家制鞋企业,已经委托律师赶赴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向欧盟提起反倾销诉讼。

99%的鞋企选择了沉默。为何在国际反倾销纠纷面前,多数中国本土企业“沉默”?奥康集团总裁王振滔分析,根源在于横亘在本土企业面前的“三重门”。

一是“认识门”。诸多本土企业在认识上依然没能摆脱“政府依赖症”,总以为应对反倾销是政府的事。面对来势汹汹的“国际官司”,企业把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王振滔认为,“反倾销”问题,企业才是直接参与的主体,是“主角”,政府其实是“配角”,只能采取配合、引导等间接措施来辅助企业走出困境。

二是“规则门”。不懂“游戏规则”是中国本土企业的软肋。

三是“能力门”。缺乏强有力的组织做后盾、能力不足,是中国企业失利的关键。业内人士指出,国外针对中国本土企业产品的反倾销案胜多败少绝非偶然,我国企业长久以来缺乏应对国际贸易问题的能力是重要原因。许多遭遇反倾销纠纷的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的利润空间比较小,一旦出现纠纷,在意识不足、诉讼成本过高,加上行业协会缺乏专业人才和相关经验的情况下,不少中国企业“不诉而败”。

“其实,加入WTO以来,许多企业对这种游戏规则还不是很懂。一些企业感到诉讼费用压力很大,另外对这种司法程序也不太熟悉。我想,不是这99%的鞋企不愿意起诉,我宁愿相信,他们是不懂。”奥康集团总裁王振滔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这次欧盟反倾销终裁结果下来的时候,大家其实“都很乱”。

有些企业用“劳民伤财、胜诉希望渺茫”来描述起诉欧盟的做法。从欧盟委员会批准对中国皮鞋征收临时反倾销税的决定之日起,富贵鸟集团前期应诉花费就在100万元人民币以上,如果继续提起诉讼,费用肯定会更高。

此外,漫长的诉讼期限也是许多企业无法承受的。欧盟法律对审理期限并没有作出明确规定,如果在法庭审理中,欧盟委员会申请补充、调查证据,诉讼持续四五年都有可能,企业显然难以承担这样的诉讼成本。

但这种局面的出现似乎恰恰加强了国内鞋企起诉欧盟的必要性。

“你只要看看欧盟这次为期2年的16.5%的反倾销税背后是什么就完全明白了。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一种尝试。也就是说,如果这两年中国企业能忍受,那么第二步他们就会制定5年,前后等于是7年,中国鞋企就将输得一塌糊涂!”看到这一点,王振滔十分焦促。

“目前起诉的这4家企业对国际官司比较了解,对游戏规则比较懂,是具有代表性的。其实,起诉不在于企业的多少,在于大家的团结和支持,我相信这4家同样能打赢官司。”在得到有“反倾销诉讼第一律师”之称的蒲凌尘律师的支持后,王振滔更是信心十足。

“我们认为胜诉的机会还是比较大的。但是,不管官司输赢,对中国制鞋业来讲,输了也是赢了,赢了是更赢。如果我们赢了,欧盟也没有输,因为他们征税两年。中国企业也因此可能取消下一个5年。即使我们输了,我们也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我相信,欧盟不来,其他国家还会来,毕竟我们加入WTO时间比较短,对国际游戏规则不是很懂。这次哪怕输了,下一次其他国家来,我们会知道该怎么做。”王振滔认为,重要的恰恰是两年以后的事情。

“所以,在整个抗辩过程中,我们都特别积极主动。我们这样做,第一是从行业的角度,让他们听听我们的声音,此外,我们也想通过这个例子学到很多的东西,可以把这个游戏规则摸透。我认为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反倾销早一点出现,我们可以早一点学会WTO的游戏规则。”王振滔表示。

有专家指出,随着中国鞋企海外市场的拓展,反倾销等贸易壁垒迟早是无法避免的,没有今年的欧盟,也可能有明年的美国。反倾销现在来了,虽然来得很没有道理,但中国制鞋企业可以借此加大自主创新力度,提升产业结构。有压力,有发展,从这个角度说,反倾销或许是件好事。

中国鞋:利与理

“温州皮鞋企业起诉欧盟这件事情非常好。因为从企业来说,它享有这个权利,如果觉得自己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可以寻求法律上的援助,这也反映了中国企业在国际贸易纠纷中更加趋于成熟,我个人非常赞赏这种做法。”欧盟智库Eur-Ifri主任皮埃尔·德福安对奥康集团向欧盟提起反倾销诉讼如此评价。

早些时候,欧盟驻华大使赛日·安博也作了类似的表态:中国的一些鞋革企业决定采用法律手段,到欧洲法院起诉欧盟的反倾销举措,是非常正当的行为,对此他表示理解和赞赏。

事实上,中国企业争取自身利益的这一做法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理解和认可。《欧洲时报》就发表了评论员文章,称中国企业应大胆以法保护权益。

“其实,我们已经注意到国际上的一些声音,对奥康的行为是肯定的。这让我们更加坚定必胜的信心。从这些声音,我们也看到了国际社会的公义所在。我们相信,他们的法律是客观的、公正的。”王振滔分析说, “反倾销诉讼要花不少钱。我认为花点钱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告诉他们,我们中国的鞋子不比他们的差,甚至要比他们的更好。”

事实上,从法律的角度讲,中国鞋业也应该积极争取自己应有的利益。“反倾销诉讼第一律师”蒲凌尘分析说:“从损害认定上来说,欧盟有些不太符合WTO法规,也不太符合自身反倾销法的做法,比如在确定销售与损害间的因果关系上、在调查的方法上、在反倾销税幅度的确定上等。关于这些方法,WTO没有很细的规定,只规定了原则和框架。但我们可以往回倒推,证明欧盟的方法是欠妥的。”

国际化:浴火重生

企业如何直面反倾销?避让还是应战?这是个问题。面对反倾销,中国本土企业该如何自处?

王振滔分析说,中国本土企业要实现“纵身跳过”反倾销纠纷这道坎,在应对反倾销之诉中获胜,必须磨砺三柄“利剑”,与同行牵手、与行业携手、与政府合力,“一起向前走”。

首先是企业与政府合力。在应对反倾销问题上,政府与企业之间是一种服务、指导关系,只有“政府与企业加强合作才能起到更好效果”。政府应该加强对企业进行相关培训和教育,促进同行业内相关企业之间的合作,引导他们的行动。同时,政府还应主动与相关国家沟通、交流,促进双方的理解和信任,为解决双方贸易纠纷创造良好条件。

事实上,随着与国际不断接轨,政府在应对反倾销问题上所做的努力越来越多。2003年,在商务部的密切关注和支持下,温州烟具企业“交涉团”远赴欧洲,制止欧盟对中国实施技术贸易壁垒。经过双方协调,原定于2004年6月19日正式实施的CR(儿童保护法)法案最终延迟执行。温州烟具行业协会会长、浙江大虎打火机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大虎感慨地说,在跟CR法案较量的几年中,行业协会和企业由衷感谢商务部所做的努力。

其次是企业与企业联手。光摆正企业与政府之间的关系还不能完全解决危机。奥康集团宣传部经理韦开孟认为,应对反倾销要取胜的重要一环在于“企业间的相互支持”。他说:“这次4家中国企业应对欧盟征收中国鞋高额反倾销税,即使输了官司也是赢,如果赢了官司那就更是赢,因为无论输赢都为将来更多的中国企业打赢官司积累了经验。”

业内人士指出,国外对本土企业展开的反倾销调查及相关诉讼,目的并非针对某一企业,而是针对一个产品类别的“倾销”行为。如果败诉,遭受损失的将是整个生产同类产品的所有企业。“倾巢之下,焉有完卵?”既然案件胜败和生产同类产品的每一家企业息息相关、命运相连,企业之间只有联合应诉,才能获得最大收益。

三是行业与企业携手。王振滔认为,企业要建立一个自己的、有效的、一致对外的行业组织或机构,以“集团军”的形式应对国外之诉。政府不能发挥作用的地方,需要行业协会来保护同行业的利益,这样才能起到良好的效果。

扬州江都区邵伯镇摩托车托运公司哪家快

铜山区利国街道货运公司哪家好

云南迪庆马棘种子哪里有

辽宁沈阳ip对讲惠壹内部对讲通信系统优选惠壹品牌

南宁伸缩缝价格变形缝厂家供货速度快

大理石四方板拉网铝单板案例图

多年生花卉种子优惠价格淄博多年生花卉种子公司批发

海鲜池多少钱厨房专用鱼池制作

德宏文冠果种子批发苏州企业网

上海市城市不锈钢雕塑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