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用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乘用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残芳录之男人为尊第六章别名男人为尊之完美性奴传-【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01:44 阅读: 来源:乘用车厂家

「啊…」

??「啊…唔唔唔…啊!!!」

??「求…求你了,别,别…啊…」

??「求你了儿子,我的乖儿子,好儿子,求求你别这样对你的娘好不好,求

…啊!!!」

??「我真的,我真的…求求你唔唔唔…唔…」

??「哈哈哈,好!真是太好玩了,厉害,老奴公你真的厉害…还是你这样的法

子玩起女人来要爽。哈哈哈真是太爽了,也太过瘾了!哈哈哈哈哈…」

??「呵呵,少爷,怎么样,像这般的玩虐女人起来,要比以前要尽兴的多了吧,

嗯真是对不住老奴我又老糊涂了,呵呵呵你看看我这记性您这不是说过你失忆了

吗,呵呵呵老奴我就不提这一茬了,呵呵呵…老奴我就不提喽!」

??「不过要说道厉害,呵呵呵当然是公子您现在要厉害的多啊!您看…像现在

这般的玩虐之法,在我们龙家降龙十八功的记载之中,您不也已经知晓了这只是

再普通不过,也在平常不过的增加那么一点只是一些可有可无的功力的手段了吗,

而那些用上了采阴补阳之术的玩虐手段,那才叫身为一个真正的大好男儿的本色

呢公子你说是不是啊。」

??「嗯,呵呵呵臭老头你说的不错,那降龙十八功我以后有机会…哈哈哈是有

了漂亮的妹子,有了非常美丽又出色的姑娘之后我自然会好好演习一番的。不过

现在的这个女人…他娘的你这只贱母狗,哈哈哈…臭老头你把绳子给拉紧了,把

你的脚也给踩实了,看我的这一脚怎么样啊…」

??「哈…」

??「啊!!!唔…唔…不要了求你们不要再这样了,我真的快受…唔唔唔唔唔

…啊啊啊啊啊…」

??「操你妈的给我再下贱一点啊…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呵,好…」

??「公子您果然有进步啊,果然越来越有老主公他的风采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老主公他在天有灵,见到你有这样的进步一定会大大的欣慰的。呵呵呵…而且公

子您看看现在在我们脚下的这位夫人,您的这位娘亲她被你玩弄的多难受痛苦啊,

呵呵呵你看她又开始流淫水了…呵呵呵您看她这越是被我们蹂躏折磨就越是身不

由己的浪荡起来的身体此时有多下贱啊,而想必再过不了多久…」

??「我们的这位夫人就会彻底的被你这样玩虐的永远的忘不了她今天这般非常

没有人样的样子不说…在以后想必也再也不敢在您的面前有所造次了吧,呵呵呵

呵呵!」

??「哈哈哈就是就是…老奴公,臭老头,今天难得这么开心一次,而且这次的

事情你也办的非常不错,把事情这么快的就打听清楚了我…老子我对你很满意,

要不这样好了…」

??「你也来爽快一会吧,现在我没有其他的女人还真拿不出能够打赏你的东西

了,所以也让你玩虐一下这条贱母狗那么一会就当作给你的一点点奖励好了,呐

…鞭子给你!这次换我来踩住这只贱狗的身体好了,你就使劲的抽吧,呵呵呵呵

呵操他妈的抽的越狠越好,把这只贱母狗的淫水给我抽的再流的多一点狠一点

…哈哈哈怎么样啊!」

??「呵呵呵…少爷你真是太看得起老奴我了,不过既然您这么有兴致,老奴我

自当遵守了,但愿公子您不要嫌弃我这把老骨头不中用了才好。呵呵呵想当初,

您的父亲…老主公他在调教他的那些女人,蹂躏残虐他的那些真正美貌的女人,

嗯应该说比我们的这位夫人还要美貌漂亮的女人的时候,有时候想的起老奴我来,

看得起老奴我的时候也是将老奴我叫过去一块享受,一块尽兴乐呵乐呵的,呵呵

呵这样一想起来,还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哈哈哈还有这样的事情吗…不过你看看现在老子我不是又叫你一块享受,

一块爽快了吗…所以臭老头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忘了你的,等以后等我有了更

加漂亮又好看的女人之后,我一定会再叫你一块来享受,一块来一起乐呵乐呵的。」

??「呵呵呵那老奴我就先谢过公子了!」

??「嗯哈哈哈不客气不客气,你是我们龙家的老奴才了吗,以前是,以后也是

…我是不会嫌弃你的,你只要好好的给我们龙家办事,给我打点好一切家务,我

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死贱人你听到了没有,现在你就是一只玩物,你这只不折不扣的玩物…操

你母的表现给我好一点,没听见我现在要用你的这个贱体,来让我们的这位老奴

才老头也好好的爽一下,让他对我们龙家更加的忠诚一点吗!」

??「啪…」

??「啊!!!唔…」

??「哈哈哈…对,就是这个样子,就是这个姿势…他妈的你就这样跪着吧,把

头给我转过来一点…我现在不想踩着你的脑袋了,我要踩你的脸,把你的脸凑过

来再来添添我的鞋子,对哈哈哈你这条贱母狗就只配这样给老子添鞋底才是!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瞧瞧你们女人的这个淫荡样,这淫水流的可真下贱啊!被人

操的时候会流淫水也就算了,瞧瞧你身上的这些水…这些再浪荡不过的浪水淫液,

哈哈哈居然是被鞭子给抽出来的!居然连鲜血都会变成淫荡的淫水,变成下贱的

淫液!这样的淫水淫液都比你们从骚逼上流出来的淫水还要淫荡,还要让你们下

贱了…你他妈的还说你不淫荡!不下贱!不像一只畜生吗!操你妈的你说的过去

吗,哈哈你现在这个这么下贱的样子还有脸见人吗!」

??「哈哈哈哈哈…」

??「啪!啪!!啪!!!」

??「唔…啊!唔唔唔…啊!!唔…唔…唔唔唔唔唔…啊!!!」

??在一个风景秀丽,又遗世独立的桃园胜地之处,坐落着些许在经历了岁月的

风霜之后依旧能够坐看日月轮转,残阳西落的破旧古宅。这些破损的宅落虽写尽

风霜,却依旧古朴而悠远的积淀着她曾经的些许辉艳。

??这里是龙家曾经的发祥之地,曾经龙门一族的星火起燃之地。

??而在这处被世人渐渐所遗忘,所淡却的避世之处,突然惊现出一阵阵发自于

自身内心再真实不过却又再邪恶变态不过的笑声。而这纵情浪笑声不但打破了这

一方遗世之处的娴静,更是将一个非常屈辱又非常再下贱不过的某种「动物」的

身体也带入了这一方原本理应有着神仙眷侣的相伴才般配的地方。

??只见在如血般的残阳之下,在轻风拂过的湖面之畔,迎来了二男一女,只见

那两位男子,一位生的英俊挺拔,非常高挑的身材上俊俏英眉之间难掩纵情狂欢

之色,而另一位老者面有古稀之色,却老而不虚,亦是在朗笑声中与那年轻的男

子有说有笑中仿佛兄弟一般。

??而和这两位一老一小之间,「相伴」而来的一位也是独独只有那么一位的那

位女子,却见她年约三十几许之间,一身端庄得体的古装宫装相配更是将这位容

貌秀美,皮肤白倩的女子映衬的典雅高贵,而在这份高贵之间,若是再次睁眼看

去的话…

??便会一下子立马的在这份「高贵」的赞叹中,而顷刻间被那「屈辱」,「下

贱」之类的刻印而现出那强烈的反差来了。

??只见这位身着一袭桃红般典雅古典宫装的女子,在深深的求饶声中,非常屈

辱的被一条漆黑的绳索套住了她那修长又白倩的脖子,而在那绳子的另一头之下,

却又见被一个比她又年轻了些许的少年将她像一条狗一样的牵着,从而也像狗一

样甚至连狗都不如的不但在一副狗啃泥的下贱样子中跪倒在了地上,更是更加屈

辱的高高的耸立起了她的一对玉臀,向着那位男子献上了她那无比忠贱不已的样

子来。

??龙傲天在这一刻再一次由衷的陷入了莫名的兴奋之中,在他那手中那根绳子

的向上猛力拉扯之下…却见那位年轻的美丽少妇不但如同快要窒息的鱼一般伸长

了她那修长白倩脖子,同时在这份窒息的绝望之中更是将她的胸膛在他的眼皮子

底下猛烈而又迷人的喘息着,是那样的「心碎」,也心碎的那更加「心醉」的是…

??年轻男子的那位同伙,那位被唤做老奴公的老人也将他的一只带着泥土腥味

的破靴子也踩在了这位美少妇的雪白颈部之处,好让她在这样的屈辱中更加的屈

辱,也能够更加的下贱被龙傲天他所玩乐。而在这样尽兴的所玩虐着的同时,也

让龙傲天在这样一副意犹未尽的「凄美」画面中更加的兴奋忘我起来。

??而龙傲天在这般极端的尽兴中,也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这方天地之下这里无

数女人的这份「优秀」起来。这样的优秀之处…不单单只是她们平时在闲暇之余

努力学习礼仪,学习各种应有必备知识的优秀,更是在这份优秀下在日后被她所

归属的那位男人在侵犯她,玩乐玩虐她甚至是将她赐给别的男人所愈加羞辱着残

酷蹂躏对待的时候…

??那在难以承受的种种痛苦中身体却完全不由自主的表现出非常淫荡的种种样

子…和那不得不承受甚至是在这样的承受中勇于迎合的这份非凡的「优秀」来了。

??在这里,一个女人长得再漂亮美貌不过,再有知识和有本领不过,那也只是

吸引男人们有如兽性般目光的外在之美而已。而在这份表象之外想要真正的得到

这里世人的承认,得到拥有她的那位男人的对她那真正的肯定,那便还需要在她

在被男人们所淫乐,所蹂躏残虐之时让那位男人是不是真的高兴了,真的无比痛

快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而「孤香」便无疑是这样的一位略有及格的「好女人」了,她虽然在龙傲天

对她这份异常下贱样子的玩虐中无比的屈辱,无比的让她难以忍受其中的羞辱,

不过…

??龙傲天起码在这一刻真的实在是太尽兴了,也太难以忘却了。他只觉得在这

一刻他体内那越来越猛烈的兽欲,终于可以在这幅如此让人兽血沸腾的画面之下

再次好好的宣泄一番,爆发一下了。他可以在无比爽快的辱骂声,咒骂声中随意

的打骂这位原本再有模有样不过的少妇,这位美丽又温柔的亲娘,更加可以在她

那被打骂的越来越难以维持应有矜持模样的身体上,就像一只畜生那样被他玩虐

的越来越痛苦起来,凄惨起来。

??只见龙傲天在老奴公的指点之下,不但让这只忠贱的「美貌母狗」跪在了地

上受尽了应有的羞辱,更是在他手中那绳子的猛力拉扯之中,将这只「母狗」的

脖子卡的不得不在老奴公或者在他的那一只脚的踩踏之下,这样双重的折磨之下

而窒息的向上高高扬起…从而不得不展现出在一张特别痛苦的面容中那更加下贱

的模样来。而在这位母狗娘亲这异常屈辱下贱的样子中,更加让人兴奋并让那邪

恶兽欲得以暴涨的是…

??她在这样让人异常兴奋快乐的独特「奉献」中…所看到在那种胸膛被窒息的

难以忍受的猛然起伏的样子中,在偶尔能够获得呼吸时所发出的那种那么「美妙

动听」的喘息声和种种求饶声了。

??也只见龙傲天在这位美少妇这般如此「优秀」表现出来的下贱模样中的「鼓

励」之下,可以用脚猛踢猛踩她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可以在她那异常痛苦的惨

呼声中,让她只能被他们所规定和允许的非常有限的无助扭动中,来非常微弱的

逃避的这一切,用老奴公递给他的鞭子用力的鞭打,异常痛快的拷打这这「只」

像母狗一样的少妇,然后将他和老奴公的解开裤子所撒的尿,一起非常痛快又非

常愉快的淋在她那残破的粉色宫装上,浇在她那用她体内的淫液所变幻出来的轻

薄内衫上,浸透在她那不断增添着一道接着一道鞭痕的凄美身体上…也可以用手

探入她原本典雅华贵的衣裳之中,肆意的侵犯,肆意的蹂躏一番,更加可以让他

在那某些异常兴奋喜欢的诱人隆起饱满之处,也是原本想都不敢想的神圣不可侵

犯之处…

??却可以用手越来越用力的捏住、使劲的拧住了之后…向着各个方向,向着最

为中意喜欢的地方而无比残忍的猛然拉扯,让她在这样的非人虐待下不可抗拒也

不能有丁点反抗的只能逆来顺受的爆发出更加凄惨也更加动人的无助惨叫来,而

在这样的残虐之下…

??只见这位温柔贤淑的孤香夫人不但在一阵阵的无尽颤抖中被他蹂躏折磨的从

下体之处难以节制的流出了更多的淫水来,甚至更是连她身上的香艳汗水和丝丝

血水,在一阵奇异的变化后也变得异常的神奇起来了…她果然除了接受,还是接

受!不然…她就不是一个优秀的属于龙家的女人,甚至不是一个合格的女人。只

要她的儿子在她的这具异常屈辱,又异常下贱凄惨的身体上还没有发泄个够,尽

兴个够…她便不但不能抗拒着,更加需要勇敢的接受着承受着这样的「玩乐」,

这样能够被男人们因为喜欢她,「尊敬」她而受到的非常值得「荣幸」的「优待」

才是。

??只要…

??在这样让眼前的这两位男人在对她这样的玩虐之下没有用他们那下体的鸡巴

肉棒真正的侵犯她,从而让她的那位真正的男人…已经飞升成仙的主人在这朗朗

乾坤的晴天白日之下「雷霆震怒」,降下那令人恐惧的神罚之雷来!那她…

??便理应对这非人的羞辱,这非人的虐待欣然接受。甚至是感恩戴德,做属于

一个龙家的既「贤惠温柔」,又下贱的那么「优秀」的夫人女子来…让他们在这

样的玩虐中玩乐个够,也欣赏个够她那越来越痛苦的,也同时是越来越屈辱下贱

到非人的那种模样来。

??所以当龙傲天在这样异常尽兴的「娱乐」中再次发泄个够的时候,他也终于

再一次发现…这位「娘亲」在这越来越痛苦的汗泪挥洒中,同时伴随着这样非人

的痛苦果然如同老奴公所说…

??当一个女人在被男人玩虐到某些不为所知的各不相同的动情点的时候,或者

让她们下贱屈辱到她们难以自拔的时候…他不但异常兴奋的发现这位娘亲她这异

常凄惨的身体上不但从蜜穴之中流出的淫水已经情不自禁的在这样的残虐中难以

控制的泄流了一身了。果然更是连她身上被他们所鞭打,所拷打出来的点点猩红

之色,都渐渐的和那痛苦的满身都香汗淋漓的汗水混在一起,在融合中而化成那

异常香艳的味道来…

??而这味道便无疑是来自于这里的女子们体内…她们身体里那非常多种多样的,

也再淫贱而浪荡不过的又一种淫液淫水所散发出来的那异常「神奇」的迷人香气

了。

??这里的女人真的不一样…太不一样了,也太让人难以自拔到难以轻离了!

??而在这让龙傲天,让他的那位老管家老奴公非常欢乐,非常兴奋异常的一幕

幕之中。终于也没过多久之后龙傲天也终于再一次暴虐而又尽兴的看见…在他们

这番异常变态快乐的玩虐之下,这位在龙家之中原本非常有地位的,也非常温柔

贤淑的夫人也终于在这一次惨绝人寰的非人蹂躏之中,终于渐渐的变成了一条再

也爬不起来的,再也没有力气惨叫的快要断气的这么一只可怜畜生。而在最后两

人对着着这一只已经渐渐失去了应有兴奋之情,应有亢奋之态的「畜生」的最终

又是鞭打又是踢打之下,这位再凄美不过的少妇也终于「如愿以偿」的被蹂躏折

磨的晕了过去…非常「幸福」的再一次被残虐的奄奄一息了过去。

??而一想起之前这一幕能够尽兴的那么「美妙」的画面之后,龙傲天此刻的脸

上也再次意犹未尽的露出一抹化不开的变态邪恶的样子来。而这样难以忘怀的样

子中笑着笑着…

??在不经意间,他却渐渐的走了神。

??……

??「少爷,公子…您请看,前面不远处,便是杭州城了。」

??「呵呵,公子…看到这杭州城,你还有印象吗?唉…说起来还是老奴我有罪

啊,当初我要是将我们龙家的降龙十八功早点给你看一看,让你早点知晓这天底

下的女人该怎样被您这样的真正的男人,您这样的大好男儿如何玩乐才符合这男

女相处之道,您…」

??「唉…你之前怎么会遭这样的罪啊!」

??「唉…」

??在这份略略走神的笑意中,龙傲天一边会时不时的回想起来在昨日他对于一

个女人,一个非常漂亮身为他「亲生母亲」的从来没有那么清醒体验过的那无比

激爽的发泄之举。

??一边和一位老者一起,在他试图唤起他某些记忆的同时,边走边聊着。而不

多时…

??一道依稀可见的巨城轮廓便在远方渐渐的浮现了出来。

??而当他抬头望去的时候,却顷刻间被惊呆了,一下子目瞪口呆的被征服了…

??那是一道俯卧的巨龙,踏青山,吞日月,在薄薄的云雾之间,异常雄壮的岳

立眼前。

??此番巨城,龙傲天只在前世那无比美轮美奂的电影中或可初窥一二,亦只有

长城那磅礴的华夏文明之光或可比肩。而在这震惊讶异之下,龙傲天突然间发现

他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果然还是太少了些。

??一直以来,他虽然踏入了这个世界,这方神奇的天地间,却是带着一个曾经

身为现代人的有色眼睛的。一直以来,他一度以一个值得自豪的现代人的视角,

来轻见这一切的。不过现在…

??他发现他再一次错了…而且是错的那么的离谱,那么的幼稚可笑。

??眼前的这一道雄伟挺拔如同巨龙般的英姿就这样巍然不动的矗立在他的面前,

那让人窒息的雄壮之气已经是最好的明证了。而这如同直入云间般的雄姿,仿佛

更像是在高高在上般的神邸在嘲笑着他…这里是一个男尊女卑的世界又怎样,这

里是一个变态邪恶的「肮脏」之地又如何。只要是一个文明,就必有她的辉煌璀

璨之处,也必然有它的闻见哀叹之声。艳阳高照之下,阴影依旧,天地轮转之间,

草木更替…

??这里同样是一个文明,一个另类而神奇的文明,也是一个此生之中令人侧目

又心生向往难以挥斩的文明了。

??「少爷…您这是?」

??又一声呼唤声,打断了龙傲天的惊叹,也打断了他在这份震惊下的反思和渺

小之态,而在回过神来之后,龙傲天在久久不能平静的同时也回首苦笑着问道:

「何事」。

??龙傲天突然之间的平静和这份陌生的正经让也老奴公愣了一愣,不过他马上

却欣喜起来,像是在心中燃起了无限希望的再次探询道…

??「公子,少爷,你…您这是真的想起了什么来了吗!」

??看到这位老人在脸上扬起的无限希望,龙傲天的心里却又泛起了一丝苦笑来。

??这哪有这么容易的事,也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啊…对于他能够这么幸运的穿越

重生到这里,他就觉得这已经是祖上的十八代祖宗保佑显灵才让他在那位虎上尊

上仙大人的格外开恩之下,他这才这么难能可贵的获得这般令人惊奇的新生了。

而对于失忆这样的事情,在现在看来…

??也未必不是一件坏事,若是真的让他将那位真正的龙傲天的灵魂和这具身体

融合到一块,他还真不敢保证他现在的人格会出现怎样的「故障」呢。

??「没有。」

??于是在一声放开心声的轻笑之后,龙傲天淡淡的非常平静的说了这么两个字,

然后迈开脚步,怀着一种异样的心情,满怀期待的向前跨去。他要睁大了眼睛异

常清楚的看一看…在这巨龙盘横的金玉其外之中,是否也真的金玉其内了。而待

他在老人的跟随追赶之中,便很快…

??在龙傲天的心中,果然升起了一股异样的感受来了。

??山外青山楼外楼,

??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

??直把杭州作汴州。

??这一首宋代诗人林升所创作的一首七绝名诗《题临安邸》,对于龙傲天来说

当然是非常的耳熟能详的。他所描述的便是龙天翔曾经那个世界中的一个朝代

…南宋在苟存于长江以南之后,将行在杭州城当作首都汴京,满朝的权贵们继续

在浑浑噩噩之中,虚度光阴毫无收复北方之志,浑然忘记了靖康之耻的典故。而

其中的西湖歌舞几时休和直把杭州作汴州更是表达了做出这篇佳作的诗人那对这

个世道极大的愤慨和无穷的隐忧之感。

??不过在这里,在他现在所处的这个时空之中,他此刻脚下的这块大地上,却

又有点不一样了…

??在现今的华夏九州大地之上,唐、明、宋鼎足而三。而这首同样由一个名为

林升的文人所创作的《题临安邸》…便是在宋国初立之时,同样是怀着讥刺的味

道而送给宋国的一份大礼。只不过…

??这里的林升在写这首词的时候,却是一个别国之人,唐明宋虽鼎足而三,建

国却有先后…强唐,礼明,富宋,说的便是这三个王朝的基本面貌了。这其中唐

国居北,好用兵。凡是唐国的国主,每每登基必动刀兵,征伐北狄西戎,威压四

方。明国居中,常以汉人正统居之,国中亦有五大名门大派为基石,修真江湖人

士,争相往来。可至于宋国嘛…

??百年之前,身为明国礼部行使的林升手持国书,从首府汴州出发,来到了宋

国的新都杭州。杭州城依山傍水而建,虽有山灵水秀般的江南韵味,却终究少了

一道中原山河的磅礴之气,于是林升在此处游玩了一些时日之后,出于一名来自

于正统中原地区继承了正统礼仪之士的优越感,便送了宋国当时的国主这么一首

寓意深远的「佳作」。哪里知道宋国的那位国主看上去虽然粗鄙不堪,却文武双

全,他在顷刻间便听出了这位分不清自己身份摸不清东西南北的文人其中的讥刺

之意,于是当场便大怒曰…

??「十年之内,必兴此城!」

??「尔从哪来,滚回哪去!」

??至此,一场原本应该皆大欢喜的邦交之举,顷刻间便化为了乌影。自古文人

多误事,林升在黯然退走之后,不但没有带回宋国献贡的承诺,更是为两国的边

境,带回了长达整整十年的兵祸。

??而明月宫,这个原本属于明国的修真大派,就是在那十年内被宋国最终所夺

取招揽的。

??龙傲天望着眼前的杭州城,心中磅礴之情由然而发,也不禁情不自禁的在心

中念出了这一首佳作来。而站在这百年之后的杭州城中,龙傲天所看到的,却又

是另一番景象了…

??如今的杭州城,比之百年之前不但兴盛扩展了数倍不止,而且也早就融入了

中原文明之中,成为了一个如同明国般的礼仪之邦。只见视线所及之处,富商成

行,纵横往来之处,秩序井然,亭台楼阁之间,那时不时所隐现的动人身姿无一

不书写着此处的富足与兴盛,融洽和文雅。

??龙傲天一时之间真的惊讶了,眼前这如同电影世界中所精心打扮的一方佳地,

真的是他这些日子以来,所见证到的刑天界中一方男尊女卑的天地吗,真是是一

个邪恶变态的性奴世界吗…到底谁能告诉他,这眼前的这一切,这如此文明的连

他在上辈子所难见的各种繁荣谐和之色…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

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当龙傲天的视线划过这成片的楼群,处处点缀的恰到好处的绿荫,以及从他

身边不远处翩然经过,却穿戴的端庄得体,雅意尽显的一位美貌姑娘之时,便情

不自禁的在心里想起柳永的这首望海潮·东南形胜来。这首诗的赞美和抒发,不

但表达了他此刻的感慨,更是让他在心中升起一丝恍惚间不可思议的疑惑来…

??文明摧残,荣华非常…这里真的是他之前所认知的男人为尊的世界吗,真的

是一个男人以践踏女人为乐,女人以卑贱为荣的天地所在吗…莫不是他在这不知

不觉之间,又穿越了吧!又或者是他曾经的一切都是虚幻,而此刻才是真实的存

在,地府中的种种一切,皆是梦幻,这几日的真实体验,又皆是泡影。在慌乱之

间,忽然惊觉一身冷汗的龙傲天猛然回过身来…

??却见老奴公在气喘吁吁之间向他追来,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他独自一人已

经急行了许久。而一见到这道苍老的身影,龙傲天也终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只是,那一丝不安仍旧驻留在他的心头在此刻却难以斩断了。

??「公子,您…您走的好快,呵…呵…呵…老奴,老奴我可快要赶不上你了!

您突然间走的这么快…这是何必呢?」

??而在这个老头赶上他之后,却见他二话不说,虽然对他依旧是那么的恭敬有

礼,却在气喘吁吁之间,也忍不住向他抱怨起来。不过这个时候龙傲天却有点不

顾上他的这份愚忠了,只见他微微一皱眉,轻轻的拉了一下这位老头的衣角缩到

一处角落后向他问道…

??「老奴公,这便是杭州城?这杭州城内…这城内真的有…性奴吗!」

??「还是…这该不会都是你们骗我的吧,这该不会都是玩笑吧,这…所有的这

一切我不会在做梦吧」

??龙傲天的心虚之情有点难以节制的化出一方惊疑来…在他的脑海中,身为一

个性奴世界的所在是怎样的?在他上辈子偶尔所看的让他感觉到非常不好意思的

那些色情小说中,那些不知廉耻的女人可是动不动的光着身体在大庭广众之下被

人所羞辱,被人所淫乐的!可在现在…

??这猛然之间所瞧见的庞然巨城,以及这如同望海潮·东南形胜般所展示的甚

至还要来的繁华和文明的过犹不及的一切…

??这反差也未必太大了吧!

??而老奴公也被他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给唬的愣了一愣,而在龙傲天连声的

催促中,他的心中也渐渐的浮起了一丝不详的预感来…

??这位公子爷,这位少爷…莫不是又失心疯了吧,这…这如何是好啊!

??「性奴!这突然间的…少爷…公子,这…汝这是何意乎?」

??听了他的这句话,看到这位老头那苍老的脸上一副快要见鬼的表情,龙傲天

心中的冷汗果然异常冷汗连连的落下来了…他不禁不但真的怀疑其这些日子的所

见所闻起来,更是将他怀里的那本龙家修真神功秘籍的存在也异常冷汗连连的动

摇起来…

??妈的该死的这不会是一个见鬼的玩笑吧!该不会所有的人都是疯子,不但是

他,他眼前的这位老奴公,就连…现在在家里头的那位娘亲,该不会也是一个有

着极度精神病毛病的极度受虐者吧!

??而这个念头一冒出来,龙傲天的身上就仿佛顷刻间被冰冻了一样,转瞬之间

差点崩溃了,更是严重怀疑自身和这个世界的存在来。不过这崩溃也只是被他维

持了仅仅零点几秒而已,而在转瞬之后,他也在顷刻间把他这个看似正常实则荒

谬不已的想法给掐断了…想他来到这里也有一些时日了,虽然他之前一直没有走

出过家门过,但是在那么多的所见所闻之并足足已经亲生实践过两次折磨虐待女

人的那种兴奋快乐的体验下,龙傲天此刻再次清醒的意识到这里是一个男人为尊

女人为奴的世界这绝对是毋庸置疑的,而更加重要也是更加作为明证的一点便是…

??就在昨日的那场残虐盛宴之中,作为那上天给予的异常匪夷所思,蛮不讲理

毫无科学可言的…某种奖励。让他确实非常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之后身体里那更

加蓬勃的生命之气…那如同小说世界中好似「内力」般的非常微弱微薄的一丝力

量来。

??而那微弱的力量,却也是那般的真切,那般的真实着。

??所以要怪…只能怪他一时心急,在前世那种正常人伦正常世界观的影射之下,

而再一次给影响了所以这才问的非常的不明不白了。

??而在想通了此处,惊觉这巨城内的一切繁花似锦只是他暂时所看到的表现,

并异常具有欺骗性的欺骗了他的眼睛之后,龙傲天也稍稍的松了一口气。不过正

当他想要继续询问一番,向着眼前的这位老头请教一番的时候,却冷不丁的…

??「汪汪…呜…汪呜…汪汪汪汪汪!」

??只听忽然之间,在几声非常嘹亮又急促的狗叫声之后,从龙傲天身后的一条

僻静巷子之中…猛然之间冷不丁的便突然的窜出几只动物来。

??龙傲天顷刻间就被吓了一跳,而当他在下意识的逃避中想要弄清到底是怎么

一回事的时候,却突然之间,他被那位老奴公一把抓住后一个眼疾手快之下将他

拖到了一边…而在吃惊之余,没过多久龙傲天也终于看清了眼前这突然之间所发

生的异常情况。而让他更加大吃一惊的是…

??只见一眨眼之间便有七八条狗一下子从眼前冒了出来,在异常响亮的叫声中,

龙傲天定睛看去才发现前方的两条狗通体雪白,如同白狐一般煞是好看。而在它

们身后的那好几条…却长相丑陋,卷曲着一身异常难看的皮毛犹如从那肮脏不堪

的垃圾堆里逃出来的一样。

??不过这还不是另龙傲天此刻张大了一张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所吃惊的一幕

…却见那两条白狐般的白狗在从前方的巷子中飞奔出来之后,却顷刻间被它们身

后那几条丑狗以更快的速度给追上了,并在情急之下闯入他们的这一个死胡同之

后,一阵走投无路之后,便被那些丑狗给迅速的包围了起来。就如同两个天真无

知又美丽的少女,被一群无良的流氓所看中之后,顷刻间便要被调戏了一般!那

样子居然是那么的可怜和无助。

??「少爷,公子…您切莫靠近,这春天到了,发情的狗儿可不认人!嗯…老奴

我忘了您失忆了这很多事情就不记得了,看眼前的这个样子,想必这两条白狗是

母的了,而那再丑陋不堪的这些狗儿,想必肯定是公的了。」

??「呵呵呵公子也许你还不知道吧…这是这些狗儿们发了情,所以看着应该是

要交配的样子吧!」

??而在龙傲天的惊讶中,他看见老奴公将他拉到一旁,似乎觉得安全了一些之

后,便很快向他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来,不过龙傲天在这份再次适时不过的讲

解中看到这位老头的那份笑意后,却更加的惊奇起来了…「交交交…交配?!」

??龙傲天一口唾沫没忍住,差点喷了出来,要知道龙傲天上辈子在乡下的时候

也不是没有看到过野狗发情乱搞的景象。而现在的这个样子,却怎么也和他脑海

中的那个场景怎么的都对不起来了吧!这要说成是两拨狗相互之间看不顺眼在打

架之后然后跑到了这里打算再干一场还算说的过去,不过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老奴公居然会将这样的狗吵架给说成是…交配!

??不过没等他话音刚落,老奴公却在他的目瞪口呆中,却是再习以为常见怪不

怪的用那苍老的面孔向他笑道…

??「呵呵呵呵呵…公子您看着便是了。」

??龙傲天好奇之下立刻定睛瞧去…

??果然老奴公的话音刚落没多久之后,龙傲天在那两只白狗异常可怜又绝望的

呜咽声中…果然看见只见在那群丑狗之中,立马有一只「色狗」居然真的忍耐不

住而扑了上去,而紧随其后的剩下的那些狗也在那只色狗的带领下,更加争先恐

后的一拥而上了…

??不过这还不是令龙傲天他最为惊讶的地方,只见它们接下来的行为,那果然

更加惊奇的刷新了他在这世界那再一次凌乱起来的世界观了…只见在这群丑狗这

般如此直接的「奋不顾身」的野兽行径之下,那两条异常好看的「白狐」在稍微

的反抗了一下之后,居然真的被这群如狼似虎的「色狼」们干翻在地,紧接着它

们不但被那群丑狗咬住了脖子,更是在挣扎之中以仰天倒地般的姿势…居然被这

群「色狼」们一只接着一只直接张开嘴巴用牙齿狠狠地咬在了它们的奶子上,同

时也疯狂的围攻在了它们后腿之间最终的那处交汇之处,在无尽痛苦的呜咽中而

被这群丑狗异常凶狠的蹂躏着,摧残发泄着…

??而在一阵极致暴虐的兽行之后,这些丑狗不但在那两条「白狐」的身上留下

了无数的白花花的精液,更是在完事之后还不忘了将它们的一泡泡尿液也一并撒

在它们的身上…然后这才渐渐的扬长而去了。

??而在这一刻…龙傲天却是用手指着那两具已经快要奄奄一息的「尸体」,目

瞪口呆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要说这一幕是何其的相似啊…就在昨天傍晚的时候,他和老奴公两人,不就

是像那群野狗一样对着他的那位母亲…孤香夫人这样进行发泄取乐的吗!只不过

有所不同的是…野狗们用它们的牙齿咬住了这两条母狗的奶子和乳头然后使劲的

拉扯,而他则是用手在好好的上下其手的感受了一下那异常让人心动的躯体之后,

在难以自拔之后便使劲的捏住拧住了那两团隆起又饱满的肉团,那两颗「葡萄」

而更加充满「雅兴」的玩虐着!

??野狗们用它们的肉棒亲自侵犯了这两条母狗,而他则是在撕开那位母亲的下

身裙子之后,命令她张开双腿,然后用拳头,用膝盖来猛揍猛顶她的下身,她的

下体之处,直将她打的痛哭流涕,踹的她只能徒劳的发出一阵接着一阵难以忍受

的惨叫来展现她那份惨绝人寰的痛苦来!

??野狗们在完事了之后非常欢快的「呜呜」的兴奋的叫着然后非常直接也是非

常粗暴的将尿洒在了这两条母狗的身上,而他则是在老奴公的配合下,一人踩住

了被残虐的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起来的那具女体的脖子上,迫使她在窒息中不

但张大了嘴巴异常困难的呼吸着,更是在那胸膛急剧起伏的「美感」中,而用尿

液淋在了她的口中,浇透在了她那一张秀美又痛苦的漂亮脸蛋上…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相似,却又是让他那么的难忘。而此刻龙傲天在手指的颤

抖中,不但对着眼前的一幕目瞪口呆起来,更是发现他和这些野兽们相比而言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一下子也堕落的这么的干脆,也是堕落的连这群野兽们在

知晓了他这般更加变态的行径后都要对他甘拜下风的地步的呢。

??不过就算再怎样的堕落也好,龙傲天也不得不承认他在做着这样邪恶又变态

的事情的时候,真的是那样的快乐,也快乐的是那么的兴奋,兴奋的一想起这样

的事情来,他的这具身体又莫名的亢奋起来,非常不自觉的又开始变态邪恶起来

了。而他的这份堕落,也非常明白无误告诉了他眼前的这一幕是何等的真实起来

…就像这里的野兽和各种各样的畜生也像这里的人一样在雌雄公母之间,在「男

欢女爱」上是这般的疯狂和疯癫一样…他之前那份怀疑,那身冷汗,现在看来也

是有多么的不值得,也是多么的幼稚可笑了。

??看来,他对这个世界,这方神奇天地之间的一切…果然还是了解的太少,也

太孤陋寡闻了些了。于是在许久过去之后,当龙傲天从这样的目瞪口呆中回过神

来的时候,他一回头这才发现那位老奴公…家里的那位管家老头果然在他的这份

吃惊之中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呢。而这一次,龙傲天也终于不再轻视这位老人家起

来。俗话说得好…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而面对这样的一个活宝,龙傲天的心里

此刻真的有太多太多的话要问他了。

??于是在转过身之后,龙傲天的脸上再次浮起一些笑意来,紧接着便笑着问道:

「老头…臭老头,哈哈哈这些狗这些畜生真是让我涨了见识了,它们可真的比我

们还要会玩啊…我去了刚刚居然是五条狗玩两条狗的,还能玩的这么的嗨,这么

的乐呵,我都觉得我们昨天的玩法和它们比起来都要喊它们师傅了啊!呵呵呵你

说是不是啊!」

??而面对自家少爷自从劫难之后便时不时会出现的夹着着一些陌生词汇的搭话,

同时面对他一脸的「求知」之色,老奴公不但越来越适应起他的这份陌生起来,

更是在连连的点头中,这位老头也非常识相的向其夸耀道:「呵呵呵公子您真是

太看得起这些狗儿,这些畜生了。和我们人所相比,这些畜生的趣味怎么可能会

比我们高明又充满更多的乐趣呢…呵呵呵公子您要知道它们这只是最最原始的发

泄罢了,而野兽之所以是野兽,不就是除了这出自于这本能的发泄之外,便无再

多的乐趣可言了不是吗?而作为我们人来说…」

??「呵呵呵…公子,要不我先和你说说我们华夏之人,我们这身为宋国的子民

们,这关于礼法的一些事情吧,您看怎么样?就是老奴我实在愚笨了些,你只要

不嫌弃我笨拙,话说的太罗嗦了等等讨厌我就成了…呵呵呵呵呵你看这样如何啊?」

??而龙傲天一听,顿时在心里点了点头…之前他在刚刚来到这处所在的时候正

是混混沌沌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他只处处担心着该怎么隐藏好他身为一个穿越者

这样的身份,以及在刚刚被洗脑洗出来的时候陷入男女之间那些让人欲罢不能的

秘密中去了。而现在…

??他是该好好的了解一下这方天地,以及这个世界作为一个「人」…那真正需

要知道的一些基本常识和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之道了。

??于是在略略颔首之后,龙傲天便笑着答道:「呵呵呵,太好了,老奴公,臭

老头…那你快说吧!」

??「遵命!」,而闻言之后,老奴公也露出一丝开怀的笑容来,异常欣慰又荣

幸的向着他拜了一礼。

全民坦克联盟手游

永恒之歌百度版

猎魂传手游官网

上古世纪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