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用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乘用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母亲的真实经历1-【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24:43 阅读: 来源:乘用车厂家

楔子:

我自幼家境贫寒,与母亲俩人相依为命,我不知道自己亲生父亲是谁,母亲

也从未跟我提起。

我们没有钱,没有依靠,自打我记事起,我们母子俩就一直在搬家。妈妈曾

说过,过去在北方老家,我们还有一个老屋,她还在村里的厂子上班,后来,厂

子效益实在太差,妈妈不幸下岗了,老屋也被同村的人霸占了。

再后来,实在没有出路,妈妈便带着我南下,孤儿寡母的,一路上风餐露宿,

吃尽苦头……妈妈做过许多活,在餐馆里端盘子、给酒店扫厕所、帮小区居民洗

衣服,但到头来,妈妈发现辛苦赚的那点钱,依旧很难维持我们母子俩的生计。

最终,妈妈含着泪,选择了去卖淫……

正文:

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母亲生下我的时候,她岁数已经不小了。今年,我刚刚

年满14岁,而母亲已经42岁了。在北方农村,一个女人29虚岁才生孩子,

是相当不寻常的事情。

不过,我妈妈虽然已年过四十,但她身材却保养得极好,丰满挺拔的胸峰,

浑圆挺翘的肥臀,脸上因为整天化着淡妆,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我妈妈年轻的时候,刚下海卖淫,她就因为长得漂亮、身材火辣,而客源滚

滚,在某地挣了许多钱。但妈妈告诉我说,做她们这一行的,流动性很强,在某

地挣一笔后就必须离开——是的,妈妈从不避讳我,从她做妓女的第一天起,我

就知道自己妈妈到底是什么职业……

事实上,妈妈不仅不向我隐瞒,从早几年起,妈妈还和我过起了性生活。那

时候我才10岁不到,身体还未发育,但妈妈就常常给我手淫。后来,我12岁

生日的时候,妈妈还第一次给我口交。

我很享受和妈妈的这种乱伦关系。

……

今年五月份,妈妈带着我,从西南某市,搬迁到了中原某个县城。

一路颠簸之后,我们母子俩的火车终于在四天后如期到达本地的车站。

我和妈妈拎着大箱小箱,出了火车站,第一件事,就是找地方租房子。

今天妈妈画着淡妆,一头栗色的大波浪卷发盘在脑后,她身上穿着件布制的

藏青色连衣裙,腿上裹着条肉色的连裤袜,脚上是一双棕色的高跟鞋。

依照惯例,我们打上一辆出租车,跟本地司机说,直奔当地最拥挤、最吵杂

的居民区。司机是个明白人,他看我们母子俩风尘仆仆的样子,不怀好意地说:

「你们俩,不是来投奔亲戚的吧?」

妈妈不搭理他,于是那司机又嘟囔了一句:「操,装什么装?一看就知道你

是做啥的。」

妈妈继续保持沉默,她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对外面男人们的污言秽语,妈妈

早已听习惯了。

……

半个钟头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一个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老小区。这

小区年久失修,遍地违章建筑,路面坑洼不平,楼道陈旧残破,房屋外墙立面斑

驳破旧。

虽然小区环境比较糟糕,但里面熙熙攘攘,人口密集,而且都是些手上有点

小钱的拆迁户。

话说回来,条件优质的好小区,我们母子俩也负担不起。

妈妈带着我,找到物业,很快就租了一间房子。办理好手续,交了定金。我

和妈妈顺利搬到了新家。

这间房子是二室一厅,面积不过60多平米。房东是本地人,也住在这个小

区里,一个五十出头的中年男人,姓牛,我喊他牛大爷。

牛大爷长期独居,儿子媳妇在外地生活,前几年他们生了个娃娃,牛大爷的

老伴就去带小孩儿了。这几年,除了逢年过节,牛大爷一家聚少离多,一个人在

老家生活,牛大爷的日子虽然清闲,但不免觉得有点无聊。

我们母子俩搬家时,牛大爷热心地过来帮忙,帮我们收拾屋子,打扫房间橱

柜。

我妈妈和牛大爷闲聊了一会儿,得知他的生活情况后,我妈妈便借口离开,

去房间里换了一套衣服。对于妈妈此举,我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懂事」地配合妈妈,在客厅里继续和牛大爷搭话。

过了一会儿,妈妈变换一身装束,翩翩走出房间:只见妈妈换上了一套白色

的V领低胸装、天蓝色超短裙、黑色的吊带袜,脚上一双足足有8公分高的高跟

鞋。

牛大爷盯着我妈妈性感惹火的打扮,眼睛都看直了。

我妈妈微微弯着腰,站在门口,一边抛媚眼,一边朝牛大爷喊:「牛大爷,

你过来一下,进屋帮我搬个东西。」

「好嘞,好嘞!这就来!」

牛大爷兴奋地答应着,俩人随即走进房间,并关上了屋门。

没过多久,隔壁房间开始传来熟悉的呻吟声,我走近屋门,透过门缝隙一看,

丝毫不出意料:我妈妈和牛大爷俩人脱得赤条条,白花花的肉体交织在一起,正

在扑哧扑哧地打着炮;牛大爷扶着我妈妈的双腿,阳具抽插在她潮湿肿胀的肉洞

里,一对结实的睾丸不断撞击在我妈妈的阴阜上;我妈妈一边高声浪叫着,一边

脑袋靠在牛大爷胸前,她漂亮的脸颊上,不时泛起一阵阵潮红;妈妈胸前两只巨

大豪乳,不停地剧烈甩动着,直到被牛大爷双手抓住,捏在手中尽情搓揉……

我站在屋外,看着屋内,妈妈白花花的肥屁股和颤悠悠的大奶子,听着妈妈

娇媚诱人、绵绵不绝的叫床声,我下面的阴茎不知不觉地勃起了。

……

晚饭,我瞧妈妈有些疲倦,便不让她做饭了,母子俩简单点,就着榨菜吃泡

面。

我和妈妈坐在餐桌前,一边吃泡面,一边聊天。

妈妈说,刚刚牛大爷想给她钱,她没肯收,因为她看牛大爷人挺实在的,还

主动帮我们搬家。妈妈觉得,我们母子俩初来乍到,首先得跟房东搞好关系,以

后万一有什么事,还得劳烦牛人家帮助。

我点点头,说都听妈妈的,我只听妈妈的话。

妈妈开心地摸了摸我的头,夸我懂事,我跟妈妈说,我当然懂事啦,虽然我

没上过一天学,但我清楚家里的情况,以后等我长大了,我一定报答妈妈,对妈

妈特别好!

妈妈听了我的话,她既感动万分,又觉得十分愧疚。妈妈叹着气跟我讲,她

实在没有能力,让我上学念书,家里的条件不允许,但她告诉我,这几年她一定

会拼命挣钱,以后给我置办一个小店,也就生计不愁了。

妈妈说完,还未等我开口,她就丢下只吃了一半的泡面,伸手摸向了我的裤

裆。

接着,妈妈温柔地脱下我的长裤,从内裤里掏出我的鸡巴,用她纤细的玉手

握住,有节奏地轻柔套弄起来。我很享受妈妈给我打飞机,鼻子里发出兴奋地

「哼哼」声,也没心思吃泡面了。

妈妈让我乖乖吃饭,说我正在长身体的时候,还说不用管她,她会把我伺候

舒服的。

我摇摇头,说,妈妈自己的饭还没吃完呢,妈妈可以等下再让我舒服,先陪

我一起吃饭。妈妈听了,微微一笑,她说儿子有泡面吃,妈妈也有东西吃。

说罢,妈妈便蹲下身子,跪在地上,一口叼住了我的鸡巴,含在她嘴里大口

吮吸吹舔了起来。

我强行集中注意力,吃着碗中的泡面。但也就几分钟的功夫,在妈妈技巧性

十足的口舌侍奉之下,我只觉得精关慢慢开始松动,于是赶紧放下手中的泡面,

抱起妈妈的脑袋,将鸡巴深深插入到妈妈的口中,直捣她的喉咙深处……一阵强

力的快速冲刺之后,我突然拔出阳具,龟头对着妈妈俏丽的小脸,精液一波接着

一波地喷射起来。

射完精后,我气喘吁吁,身体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

妈妈摸了摸自己脸颊,湿漉漉的,沾满了精液,她开玩笑地说,自己儿子真

坏,每次都要颜射她。

我笑了起来,看着妈妈一脸白花花的精液,我伸手拿了一张餐巾纸,递给妈

妈。

妈妈依旧跪在地上,她接过餐巾纸,但没有立即擦掉脸上的精液,而是抬起

头问我,是希望她把精液擦掉,还是想看她把精液吃下去。

我瞪大了眼睛,惊讶地问妈妈,这东西还能吃下去?肚子不会坏嘛?

妈妈笑了笑,说精液是不会吃坏肚子的,只是味道有点怪怪的。

我又问妈妈,她有没有吃过嫖客的精液?

妈妈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

我接着问妈妈,她还吃过嫖客的什么东西?

妈妈故意说,她还喝过嫖客的尿,吃过嫖客的屎,问我信不信。

我用力地摇摇头,说不相信。虽然我一直知道,妈妈有时候会舔嫖客的屁眼,

俗话说「毒龙钻」,她还经常给嫖客含鸡巴。但我决不相信,妈妈会去吃嫖客的

屎尿。

随后,妈妈不说话了,她从地上站起身,默默回到座位上,继续吃完了剩下

的泡面。

……

翌日,我和妈妈睡到中午才起床。

初来乍到一个城市,妈妈首先要做的,便是从租的房子附近,开始一步步开

发客户。

除非万不得已,一般情况下,妈妈是不会去找洗浴中心、洗头房、按摩店等

场所。妈妈清楚,去这些地方「上钟」,虽然不用自己去找客源,但是赚的钱少,

相当一部分都被雇主抽头了……同时,因为我不用上学念书,如果妈妈去那些场

所上班,便会整夜整夜的不回来,妈妈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她希望随时随刻都

陪着我。

因此,从今天下午开始,妈妈便带着我,在整个小区偷偷摸摸地转悠。

出门前,妈妈特地浓妆艳抹一番,穿上性感的超短裙和黑色丝袜,脚上穿着

尖头高跟鞋。

我跟在妈妈身后,明目张胆地打量着她的身材,妈妈回过头,莞尔一笑,说

儿子不要着急,今天她最多只接三次客,晚上回来一定把我伺候舒坦。

出门,下楼,走在小区里。

根据以往的经验,妈妈的第一站,往往是小区的保安处。

由于这小区是老旧小区,因此管理混乱,经费严重不足,保安的层次自然也

很低。我和妈妈来到保安室,一个破旧的小平房。我站在门口等着,妈妈一个人

走了进去。

此时保安室里面,一共有三名保安,他们穿着老式的制服,正围坐在一起,

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斗地主。

瞧妈妈走进屋,三名保安互相张望了一下,半晌,其中一名四十多岁的老保

安,看起来是他们的头头,才张口问了一句:「什么事?」

我妈妈微笑着说:「大哥,您好,我刚刚搬到小区里,就住在3幢402室。」

「嗯,怎么着?有事快说!」

老保安头头不耐烦地讲。

他身旁另外两个保安,大约三十岁出头,他俩窃窃私语着,似乎在讨论我妈

妈这一身性感打扮。

我妈妈接着说道:「没什么事情,就是想跟大哥您聊两句。」

三位保安一听这话,一个个都觉得莫名其妙,心想这是哪来的女人?吃饱了

饭没事做找保安聊天?真是奇怪。

随后,我妈妈便不绕弯子了,她开门见山地自我介绍起来:我妈妈告诉他们,

她是一名性工作者,昨天刚刚搬进小区,身边还带着一个儿子。我妈妈希望,几

位保安大哥可以帮她介绍点生意,毕竟保安们常驻此地,跟小区内的居民都很熟

识。至于客源,我妈妈明确地说,什么样的嫖客她都愿意接,只要是在暗地里,

不被外面发现就行。

说罢,老保安头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另外两个年轻保安也跟着哈哈大

笑。

老保安头头问我妈妈,说:「大妹子,让俺们帮你介绍生意,俺们有啥好处

没?」

我妈妈点点头,表情略带羞涩地说:「各位大哥来,我给打八折。」

两位年轻保安一听,立即提起了兴趣,他们开始询问我妈妈的收费标准。我

妈妈很热情,一口一个「小哥」的喊着他俩,并告诉他们,她什么活都能做,保

证让来玩的客人满意,至于收费标准,我妈妈觉得好商量。

那俩年轻保安摇摇头,说这样不行,让我妈妈必须把收费标准讲清楚。

我妈妈知道绕不过去了,便压低着声音告诉他们:口活50,胸推60,做

爱100,全套200,包夜500……

「我操,这么便宜啊,那你一天得卖多少啊?哈哈哈!」

俩人猥琐地大笑起来。

妈妈沉默不语,看了看一旁的老保安头头,主要还得听他的意见。

老保安头头没说话,他招招手,示意我妈妈跟他到里屋谈谈。

保安室里面还有个房间,是让值班的保安休息的地方,面积不大,正好能放

下一个床,平时轮到哪个保安值夜班,他就在里面睡觉。

我妈妈跟着他进屋后,老保安头头把屋门一关。接着,他倒是挺老手,二话

不说,大大方方地就开始脱裤子。他的鸡巴虽然不长,却十分粗大。我妈妈看着

他露出下体,知道他什么意思,也熟练地脱起衣服。

「过来。」

老保安头头坐在床头,岔开双腿。我妈妈见状,乖乖地走过去,跪着含住他

的鸡巴。我妈妈双手捧着他的鸡巴,用舌尖轻轻刮着他的龟头,又俯下身吮吸他

的卵蛋,口水将他的整支鸡巴都打湿了。

老保安头头的鸡巴在我妈妈的口舌侍奉下,没一会热就高高地矗立起来。于

是他让我妈妈上床,双手从背后托着我妈妈的大腿根部,龟头对准我妈妈的屄口,

往下用力一按,鸡巴顺利插进我妈妈的阴道中。

随后,老保安头头开始一上一下地拱动髋部,我妈妈的双乳随着身体剧烈上

下晃动,奶头也狂乱地跳动着。老保安头头伸出手,揪住我妈妈的一只奶头使劲

往外拉,我妈妈吃痛地尖叫一声,不住地向下弯腰,老保安头头顺势含住一只奶

头吮吸。

肏了不过十分钟左右,老保安头头就不行了,他抱着我妈妈的腰一阵冲刺,

精液全部内射在我妈妈的子宫内。

高潮过后,我妈妈赶紧扭了扭大屁股,让老保安头头的鸡巴从她体内滑出。

随后,我妈妈迅速地穿起衣服。

老保安头头一脸意犹未尽,他手放在我妈妈的屁股上抚摸,淫笑着说:「大

妹子,你平时都跟男人这样搞?不戴套,就不怕怀个野种?」

我妈妈略带羞涩地说,她早就去医院上过环了,不会怀孕的。

……

从保安室出来后,我问妈妈,刚刚谈得怎么样?

妈妈面无表情地说,应该问题不大,她觉得这三个保安还挺老实。

我有点诧异,说,那个老保安头头看起来就不老实,色眯眯的。我问妈妈,

刚刚是不是被他肏了?妈妈不回答我,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100元票子,递

给我。

我笑着接过钱,顺势摸了一把妈妈的胸部,妈妈立刻皱起眉头,叫我不要乱

来,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在小区大门口,万一给路过的邻居看到就不好了。

随后,妈妈牵着我的手,带我去小区外面的农贸市场买菜。

妈妈说,前几天在火车上,颠簸了几天几夜,吃不好睡不香,今晚,妈妈准

备好好犒劳一下我,到菜市场买点排骨,做我最爱吃的糖醋排骨。

我们母子俩在菜市场逛了一圈,买了排骨,还买了点蔬菜。逛着逛着,正巧

遇到了牛大爷,牛大爷拖着一个小拉车,也在买菜。

牛大爷:「嘿,你们俩也在啊?」

妈妈:「是啊,牛大爷,来买点排骨,做给儿子吃。」

牛大爷:「嗯,挺好……哎,你儿子小名叫啥来着?」

妈妈:「小天。」

牛大爷:「嘿嘿,小天,挺好的名字。」

听着妈妈和牛大爷俩在那寒暄,我觉得有点无聊,便打了声招呼,去菜市场

门口的小超市买零食饮料去了……

等我买完东西回来,妈妈突然告诉我,今晚先不做糖醋排骨了,去别处吃饭。

我有点不高兴,问妈妈为什么要这样?不是已经说好了晚上吃糖醋排骨了嘛?

接着,未等我妈妈开口,牛大爷笑呵呵地说:「小天,今晚大爷请你们吃饭,

你们母子俩千里迢迢地过来,搬了新家,总得有人给你们接风洗尘吧?嘿嘿!」

妈妈也安慰我:「儿子,乖啊,明天妈妈给你做糖醋排骨,今晚跟牛大爷一

起吃吧。」

我无法拒绝。

……

晚上,我、妈妈、牛大爷,三人在家里做饭。

但不知为何,明明是牛大爷请客,可吃饭的地点却是在我家。虽说这是牛大

爷的房产,但如今既然出租给了我和妈妈,就应该算是我和妈妈的小家了。

后来我才知道,牛大爷还邀请了他几个老伙计,都是些五、六十岁的老头子,

他们跟牛大爷情况类似,住在同一个小区里,儿女、老伴都在外地生活,或是已

经因病去世。

今晚,牛大爷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丰盛佳肴。我妈妈在一旁帮衬,帮牛大

爷切菜、刷锅。

俩人在厨房里忙活的时候,我亲眼瞧见,牛大爷时而摸摸我妈妈的屁股,时

而揉一揉我妈妈的奶子。我妈妈丝毫不拒绝,就跟没事人一样,牛大爷摸她的时

候,她还一丝不苟地干着手中的活。

晚上六点左右,牛大爷那几位老伙计,陆陆续续来到我家。我妈妈从厨房里

出来,满脸堆笑地招呼他们就坐。那些人盯着我妈妈看,眼神里充满了淫邪,一

点都不害臊。

六点半,最后一道红烧鸡上桌,正式开饭了。

牛大爷开了一瓶价格不菲的好酒,给他那几位老伙计一一满上,好像今天是

什么大喜日子一般。牛大爷端着酒瓶,倒了一圈下来,他又客气地问我妈妈,是

否喝酒?我妈妈摇摇头,借口说,她从来不喝酒,胃不好。

牛大爷见我妈妈不喝酒,他也不勉强,趴在我妈妈耳边低语几句。我妈妈听

他说完,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表情有些不悦,但很快她又恢复一张笑脸,然后转

过头对我说:「儿子,你多夹点菜,去房间里吃吧。」

我先是一怔,随即便反应过来,赶紧往自己碗里多夹了几块肉,端着饭碗回

房间里了。

……

我一个人在房间里,一边看武侠小说、一边吃饭。

正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突然,房间外传来一阵起哄的声音,嘻嘻哈哈的声

音很大。我有点好奇,便放下手中的小说和碗筷,走到屋门口,隔着门缝偷窥起

来:客厅里,牛大爷和他那几个老伙计,喝酒喝得面红耳赤,此时此刻,刚刚嘻

嘻哈哈的起哄声没有了,他们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我妈妈,全场安静。

我妈妈没有坐在座位上,而是站在餐桌边,她低着头,双手解开连衣裙背后

的搭扣。我妈妈解得很慢,一直解到腰部,最后她把连衣裙脱下,浑身上下只剩

内裤和胸罩。

「好!」

牛大爷兴奋地大叫一声。

接着,我妈妈迟疑了一下,表情又羞又怨的,把胸罩给脱了,她那一对熟透

的黑奶头高高挺立着。一桌子老头啧啧称赞,直到我妈妈弯下腰,把内裤也脱下,

整个客厅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盯着我妈妈的裸体,眼睛里放着绿光……

我妈妈把脱下的胸罩和内裤整齐叠好,放在自己的座位上。一个老头见了,

突然伸出手,把我妈妈的胸罩内裤拿走,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我

妈妈,说道:「大妹子,你这两件玩意儿,我买了!」

我妈妈点点头,接过那一百块钱,脸上表情有些尴尬。

随后,我妈妈回到座位上,继续吃菜。

几个老头继续互相敬酒,但身边坐着一个赤身裸体的骚妇,谁还能专心致志

地喝酒?牛大爷淫笑着说,老伙计们都已年过半百了,但人老心不老,「宝刀」

更不老!

我妈妈淡淡地说:「几位大爷,你们吃好喝好,我们母子俩初来乍到,以后

还指望几位大爷多照顾照顾。」

说罢,我妈妈动手揉了揉自己的乳房,她没有束缚的两只大奶头微微颤抖着。

坐在我妈妈身边的一个老头,实在忍不住了,他伸手抓住我妈妈的一只大乳

房,握在手里大肆揉捏起来。

另一个老头见状,立刻喊了一句:「哎,你咋直接就上手了呢?」

我妈妈依旧面无表情,她身子一动不动,任凭那个老头玩弄她的乳房。

牛大爷说:「没事、没事,你们看,咱大妹子人多好啊,温柔好讲话。」

牛大爷说完,他自己也伸手抓住我妈妈的另一只乳房揉捏。我妈妈不躲不避,

反而微微挺起胸脯,让两个老家伙好好弄一弄自己的大奶子。

其他几个老头眼巴巴地瞅着我妈妈被人左右揉弄双乳,嘴里都快流出哈喇子

了。他们看得起劲,纷纷放下手中的酒杯和碗筷,一桌子好酒好菜,完全提不起

他们的兴趣。

牛大爷一边玩弄着我妈妈的乳房,一边看了一眼桌上其他老伙计,发现他们

都吃菜喝酒了,目光齐聚在我妈妈的身上。牛大爷顿时觉得有点失礼,怕招待不

好,于是就问我妈妈,能不能去陪陪其他人?大家都看着呢!

我妈妈点点头,她走到对面座位,抬起腿坐到另一个老头的身上,那老头一

把搂住我妈妈的腰,手伸到她的阴部,大拇指和食指揉捻阴蒂,中指和无名指慢

慢地插进我妈妈的阴道。

我妈妈轻声尖叫了一声,丰满的肥臀不禁微微向上翘起。那老头两根手指在

我妈妈的阴道里一抽一送,同进同出,我妈妈的肉屄随之蠕动着,阴道壁紧紧包

夹住那两根手指。

过了一会儿,那老头抽出手指,他手指上湿漉漉的沾满了我妈妈的淫水,他

把手指放在嘴里舔了舔,津津有味地咂咂嘴。坐在他身边的老家伙问他,什么味

道?那老头嘿嘿一笑,说:「还挺鲜。」

「哈哈哈哈」

众人发出一阵哄笑。

后来,我妈妈干脆也不吃菜了,她不断变换阵地,时而背对餐桌坐在某个老

头的身上,让那老头用嘴吮吸她的奶头,时而面对餐桌坐在某个老头的身上,让

那老头用手抓揉她的乳房。我妈妈就像一个硬通货,不停歇地在一众老家伙身上

流通。

……

接下来,我以为这帮老家伙要操我妈妈,但等了很久,都丝毫不见动静。我

渐渐觉得无聊,不想再继续偷窥这帮为老不尊的东西,只希望我妈妈事后能多收

一点他们的钞票。

360彩票官网app下载

权御三国破解版无限元宝

辉煌足球无限钻石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