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用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乘用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武林沉沦第15章结亲-【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11:24 阅读: 来源:乘用车厂家

第十五章:结亲

本以为喝两杯茶,道谢几句便能离开。可高达进去内厅后,才发现自己小看

了赵薇,因为她把她老子给请了出来,赵府主人,在开封城内一手遮天,在江湖

上有着称孟尝君之称『北财神』赵嘉仁,这个面子高达没办法不给,不,应该是

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与赵嘉仁出来的还有早早前来参加婚礼的一众江湖豪杰。

如唐门张氏一家,『川中四英』,崂山、峨嵋、武当、青城、嵩山、三山五

岳各派弟子代表,中原五路英雄豪杰,每一个个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他们听

闻『青云门』首徒已经来临赵府,个个都争着出去相见一下,毕竟『青云门』乃

江湖最强三大势之一,高达更是有首徒之美名,是青云门下任掌门最强力候选人,

此时不巴结一下,还敢说自己是走江湖的?

于是,原本只是高达的一个道谢之礼,活生生演变成一场赵府宴请江湖豪杰

的酒席,而且一摆就是十多桌啊。高达在一众江湖豪杰的热情敬酒,喝得都有几

分醉意。他心中暗暗作恨,因为向他敬酒最勤的是『川中四英』,赵天痕,钱念

冰,孙齐岳,李解冻,这四人是四川武林道上近年来最出名的四位青年人,年少

气盛,看到一个『武林十青之三』的高达自然不服气,四人轮翻上阵,意图灌翻

高达使其出丑。

「这四个家伙是不是也看上那个赵薇啊。」高达又一杯烈酒下肚,锐目扫向

四人,发现这个四个家伙的目光都有意无意地向赵薇身上瞟过去,而且赵薇则是

一脸如同欣尝商品般打量四人,眉来眼去间高达竟然隐隐发现五人的眼神交流间,

似是擦出阵阵火花电流,那四家伙则是色魂相般,顿时为黄佑隆感到无比的悲哀。

而那『川中四英』』为了向赵薇向媚,也发现赵薇在谈话间似是有意无意地

针对高达,四英为了美人欢心,也变着法子开始为难着高达,例如不停地敬酒,

希望将其灌倒便其中一方法,只是他们想不到高达年岁虽是跟他们相差不大,可

内功修为却是他们望尘莫及的,他一边喝酒,一边却暗地运行『太极玄清道』心

法,酒水进肚化成汗水自他额间流出,身上的万千毛孔散走,他自己没喝醉,反

倒是将四人喝得脸红耳赤,昏昏欲醉。

身为宴席首位的赵嘉仁,正正将这一幕看在眼内,心里却高达好感直升不少,

难怪女儿要刁难于他,他拿起酒杯向众人敬道:「诸位武林豪杰,赵某只是一介

商贾,小女的婚事竟然惊动了各位,让各位提早半个月前来,赵某是在有愧,有

愧。今天更是迎来青云门首徒高达,真是逢壁生辉。」

「赵先生,客气了!是晚辈冒犯了,不但劳烦赵先生派人寻找,还打伤了贵

府之人,先生不责怪,晚辈已是万幸,哪敢接受这样的礼遇。」主人点名,高达

只得硬着头皮回道,他见赵嘉仁身材修长健壮,眉宇与赵薇有着六分的相似,完

全没有暴发户那种肥猪般身形,呼吸均衡有力,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一位修练内功

者,一摄山羊胡留于下巴,颇有几份仙气的感觉。

赵嘉仁哈哈一笑:「江湖上不是有一句话吗?叫作不打不相识啊,赵某那两

个门房平日横行霸道,得罪了不少客人。赵某也曾多次训斥过,却是屡教不教,

碍于他们也跟赵某二十多年了,怎么说也有感情,有些话,有些事也实在说不出

口,做不出来。今日高少侠能出手代为教训一下算是一件好事啊。」

见赵嘉仁将自己的过错轻描淡写地带过,高达也只得领下这份人情,「赵先

生,真是大量,日后若有需晚辈援手的地方,晚辈必定全力以赴。」心思日后,

在赵薇面前自己更没加资格抬头了,这丫头的手腕好历害啊。

「高少侠,果真是一位有担当之人啊。」「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青云门

首徒,今之一见,气量非凡!」「真是池之凡物,他日一遇风云,必定是风云人

物!」

在场之人纷纷拍高达的马屁,甚至还有一些大吹高达的功绩和成就,使得高

达有些尴尬,他虽然位列十青之三,可他的出道却很晚,并没有前面两位狄武和

缥渺那么风光与出众,他只是在去年『名剑山庄』上一展锋芒,一剑挫败无数江

湖青年豪杰,与缥渺争夺第一之中战成平手。

相比起狄武与缥渺真是逊色很多,他俩都是年纪轻轻就凭一已之力干出惊动

武林的大事,而他自己还真的只是靠师门关系才坐上『武林十青』之三的,因为

他可能是『青云门』未来的掌门人,也难怪『川中四英』等一众青年侠士不服他。

在场众人都是老江湖心知肚明,所以他们吹捧高达之事也大多都在『名剑山

庄』一役之上,可是偏偏却有人唱反调,只闻一把女声叫道:「你们说来说去都

是『名剑山庄』一事,难道这位高少侠就没有其他英雄事迹了?例如像十青之首

的狄武,十六岁挑战少林寺十八铜人阵下山,十七岁挫败岭南十大豪杰,十八岁

一人独斗白莲教,十九岁闯过少林寺108罗汉阵,成为少林寺千年以来首位以

俗家弟子身份进得达摩院的人。」

此话一出全场无语,众人齐齐将目光转向发声之处,赫然是张威的女儿张墨

桐,只见她瞪着好奇的大眼睛望着高达,希望其能得解答,高达被她望着,也不

知说什么好,自己确实拿不出战绩出来。

张威怒斥:「桐儿,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随即便向高达道歉:「小女

不识事,请高少侠莫见怪。」

高达尴尬地回道:「哪里的话,晚辈出道甚晚,在江湖上确实没有干出什么

大事来,这并不是什么不能对外言道的事,张前辈莫怪令千金。」张威十分满意

地点点头,对高达的好感又上数层。

其后张威又向高达询问了令师萧真人一些情况,还向高达了解下他的出身与

经历,高达只得随口应和,因为对面李茉眼神的凶光越来越凶了。而林动却不甘

自己的师兄脸子有失,虽然高达出道晚,没有大事迹,但他却把高达年幼在青云

门所做各种出众之事,被各位长老认可成为首徒之事,一一道来。

群侠听完无不称赞,高达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能在年纪轻轻能成为三大势力

之一未来接班人人选确实有其能为的,张威更是满意得不得了,看着身边女儿眼

中透露出崇拜之色,忽心生一念:「敢问高少侠,是否有婚配在身。」

高达有些不解,却依是说道:「晚辈,自幼被师门收养,父母临终前也并没

有为晚辈安排下婚事。」

张威哈哈大笑:「张某与令师萧真人,交情非浅,也算上是忘年之交。不如

咱们亲上加亲,你看我家小女儿长相如何,咱们结个亲家如何。」

「好啊!」「好啊!」「如此良缘,真是天作之合。」张威此话一出,在场

众侠大声呼好,就连席间首位的赵嘉仁也凑份热闹,连连拍手叫好,甚至还要亲

自作媒:「此事甚好,甚好。依赵某所见,高贤侄与张侄女确实郎才女貌,十分

登对,赵某也有心在此作个媒啊。」

「啊,什么?」高达惊讶得张大嘴巴半天说不出来,自己可是跟李茉有染的,

如果再与她女儿结亲,岂不成禽兽了?可是他的内心却莫名其妙地感到另一份刺

激,转目望着张墨桐,却见对方同样望着自己,通红的小脸见到高达望过来,更

红得像个红苹果,把头紧紧低下去。高达只看得心头一阵燥热,那张与李茉长得

非常相像的小脸,给他带来了莫名的刺激感。

林动这时用手捅了高达腰间一下,低声说道:「大师兄,赶紧同意!萧师伯

一直希望你能娶一个武林世家之女。蜀中唐门虽无世家之名,却有拥有世家之实,

张威虽是外姓弟子,但其在唐门的影响力只亚于嫡长子唐三,而且他还是赵嘉仁

的结义兄弟,在江湖上的名头已经远超唐三。这样家世萧师伯绝对不会反对的,

你若错过了,萧师伯恐怕还会责被于你。」

众多的诱惑让高达几乎就要张嘴答应,但仅余的理智的他让保持着初心:

「这个,不行……不行……」

谁知道张威一众老人还未发话,张墨桐却率先发火,「什么不行,我有什么

配不上你,本姑娘也是被留香公子纳入『绝色谱』的,长得也算漂亮,你娶了我,

是你百辈子修来的福份。」

「啊……」在众侠惊得哑口无言,心中只得暗暗惊叹,川妹子果真够辣啊,

跟他母亲一模一样。赵薇更是拍桌叫好:「桐妹子,这次姐姐支持你,看到喜欢

的男人就该去争取,江湖儿女哪来这么多俗世庸见。今个有姐在,定要叫这个高

达娶你。」

可她很快就被其父用眼神压回去,其女风流个性他早已知道,可他长子年幼

夭折,发妻在生下她后体质迅速衰弱,才怀第三胎时怀病身亡,一尸两命,愧疚

的他一生再未续弦。把所有爱都关注在她身上,这一份家业也迟早是她,所幸赵

薇虽是女儿身,却胜过世间万千男儿,年纪轻轻就能将佑大家业操持蒸蒸日上,

更胜过往。所以对她背地里风流行径也只眼开,只眼闭,反正她是招上门女婿的,

将来孩子也是姓赵,可这样的行为只能暗地里搞,明面上他还是拒绝的。

「桐儿,切莫胡闹,给我闭嘴。」张威怒斥其女,脸上有一些不悦地望向高

达,自己堂堂唐门三少爷,在江湖上谁不给自己几分薄面,当下自身降驾当着这

么多群雄的脸,亲身为女儿说媒如果被遭到拒绝,这脸面到时往哪里搁。

林动此时都要快气疯了,低声再次说道:「大师兄,你在干什么,赶紧答应,

不然你可跟唐门结下大仇了。」

「……」高达也明白此间若拒绝,今后自己无论在江湖或师门的日子都不会

好过,身为『青云门』首徒的他这点人情世故还是懂的,他连忙起身向张威作辑:

「张前辈,切莫误会。能娶令千金,实乃晚辈三生修来的福份,晚辈岂有嫌弃之

理。但是婚姻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晚辈自幼父母双亡,由师尊萧真人一手将

其养大,晚辈早将其视为亲生父亲,婚姻之事岂敢由自己作主啊。」

此话一出,张威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张墨桐也是欢喜之极,此时身为主人

赵嘉仁拍手称赞:「贤侄,果真是至孝之人,我的侄女没看错人。放心,此事有

赵某作媒,宴后便修书一封,遣人百里加急送上『青云门』给萧真人,为贤侄作

媒如何。」

「一切全凭长辈安排。」高达用尽最后力气说道。

「好好!」「恭喜高少位喜结良缘!」此事可以说已经定下了,众侠无一不

向高达祝贺,高达向众侠一一回礼,心里却隐隐有些东西被放下了的感觉,再望

张墨桐见她玉首紧低回避着自己目光,再想起那晚其母在自己与丁剑两人夹攻下

放声淫叫的样,心中莫名刺激非常。

「妾身不同意!」此时一直沉默的声音爆发了,李茉怒然起立一掌打翻酒桌

上酒杯,酒水四溅:「姓张的,如果你敢把女儿嫁给这个小子,妾身就死给你看。」

「你疯了?」张威暴怒而起,一记耳光便想打过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被

自家妻子如喝斥,简直是在落他的脸,不能拿出一点男儿气概来,他日后哪有面

子行走江湖,但夫妻恩爱多年,他哪里下得了手,手牚停在空中不知怎么办。

张墨桐也有些生气,眼前高达无论身世和相貌都非常合她之意,试想一下能

成为将来江湖三大势之一『青云门』的掌门夫人,它将带来的地位与名誉,哪个

女子会不愿意:「娘亲,你为什么要反对。」

李茉见自家女儿为了这个淫贼生自己的气,心下一阵悲凉,可是却又不敢将

实情说出口:「他品行不端!」

张墨桐并不知道实情,只道其母是因为当日霸王餐事件:「不就是吃个霸王

餐吗?这算不了什么?而且当日我已经帮他结账了。」

「前辈们误会了,大师兄绝非是霸王餐,而是发现了大淫贼丁剑。」林动此

时连忙站出来,便将高达日前受伤一事说出来,他也并不知道内情,但不妨碍他

胡猜乱想,将高达受伤一事与此联系起来,结果在他一翻改头换尾之下,吃霸王

餐事件也摇身变成一个为了追缉大淫贼的冲动过失,群侠听闻纷纷表示此乃小节,

并非什么大错。

张墨桐惊喜对着高达问道:「高少侠,这是不是真的?」

「不是,其实这一切的错都是我造成的,是我受不了诱惑,对不起……」高

达看到李茉的冲动,他明白她是为了女儿好,却反受委屈,他的良心宛如被一把

尖刀狠狠地刺着,师门众多的教诲在耳边响起,他再也忍不住,当场便跪下来承

认一切,自己来承担这一切责任。

「是,是,是我错怪你了。」然而他话尚未说完,李茉却是抢先一步打断了

他。没错,她记恨高达奸染自己,绝不容许自己女儿与她一起伺奉一个男人,可

是当看到高达真心跪下来认错时,她怕了,在哪一瞬间,时间仿佛停止,二十多

年夫妻恩爱生活情景在眼前掠过,女儿在自己怀内的撒娇的情景,这一切都将会

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她将会失去一切,一切!

「我不能失去丈夫与女儿。」这个念头占据了她所有大脑,李茉立刻上前制

止了高达,并且将他扶起来,用着哀求眼神死死地盯着高达,希望他不要将真相

说出来,「高少侠为了捉拿近日在开封城作恶的大淫贼,一时心急冲动也是可以

理解的,倒是妾身糊涂了,妾身相信高少侠是一个侠义之人,这类错误希望日后

不再犯了。」其实在林动诉说高达年少时经历,她已有几分相信高达的为人,当

日可能真的是受丁剑影响所犯下错误的,当下婚事还未完全定下来,日后反悔的

机会还多着。

「但……」高达仍想认错,最终在李茉手上传来越抓越紧的力度,与充满哀

求的眼神中,高达的心再次软下来:「但终是晚辈造成前辈夫妻的不和,是晚辈

之错。」

张威也是松口气出来打圆场:「哪里的话,只要误会解开就好好!」

就这样一场风波消于无形,宴会继续,众侠们心情大悦,这顿酒宴一直喝晚

上太阳落山才止,宴后高达坚持要离开赵府,谢绝于赵嘉仁留宿的要求,强硬地

要带走林动。

这一份举动让众侠再次举手称赞,毕竟林动已经将高达被黄佑隆所救一事说

出,再者林动与赵薇的暖味,众侠也看在眼内,结合高达今日强闯赵府的举动,

也不难看出个中原因了,这也让张墨桐深感父亲为自己安排这门亲事不错,很不

错!

…………

「彩衣,我回来了!」

回到客栈,将自家不成气的师弟训回房间后,已是三更时分,高达回到自己

房间却见里面烛光依旧,阵阵锋烟之味,彩衣在房间点了一个小炉,炉里正是黄

佑隆家中常烧的白羽松竹,而彩衣则和衣趴在桌子睡着,高达甚是感动,忍不住

轻叫一声。

彩衣缓缓醒来,见到高达回来惊惶失措站起来:「嗯哦!少侠,您回来了,

都是彩衣不好,彩衣竟然睡着了,是彩衣伺候不周,少位吃饭了?彩衣这就去准

备。」

「不是的,这不关你事。」高达一阵感动与怜惜,一把将就要出去彩衣抱住,

闻着她身上的体香与房内锋烟之味,小腹间生出一股燥热:「我已经在赵府用过

晚餐了,倒是你吃了吗?」

「哦!」彩衣闻到高达身上的酒味,语气有些失落说道:「彩衣已经用过膳

了。」

「哦,那你怎不早点上床睡觉啊,你这样会着凉的。」

彩衣脸红将小脸蛋埋在高达怀内:「彩衣还要伺候少侠呢?如果少侠需要彩

衣侍寝,彩衣……」

「呼呼,伺寝……」高达急着喘着粗气,伸手探进彩衣衣内抚摸着那一双玉

乳:「既然彩衣开口要我伺寝,哪我只有舍命相倍了。」说罢,三除五下便将彩

衣身上的衣物脱光,横抱起来放在床上。

「公子,请怜惜!」彩衣羞羞地说道,缓缓分开双腿,那道幽谷小穴却早已

蜜汁横流,在向男人宣示,它已经准备好了。

然而正当高达脱光衣物,上马挺枪之际却看到小穴的大小阴唇依然有些红肿,

心中欲念顿消过半,他温柔地将彩衣拥入怀内:「算了,你那里都没好,是我鲁

莽了。」

彩衣甚是感动,伸手摸着高达坚硬得发烫肉棒,心疼地说道:「少侠,彩衣

受得住,彩衣生来就是丫环的命不用在乎的,别把自己给忍坏了。」

「彩衣,你……」高达也感动不已,想起日间前对她的许诺,可到中午却在

赵府上接了门亲事,感觉得甚是对不起她,便向其如实告之,最后他拍胸口保证:

「彩衣,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抛弃你的,如果她不答应留下你,我一定想办法让

师尊拒绝这门亲事的。」

彩衣抽泣道:「少侠,我……」

高达用手按着她的小嘴,温柔地说道:「别少侠,少侠地叫了,这多么生外

啊。我比你只大一岁,你叫我亲哥哥吧。」

「不敢,彩衣可没有这资格这样叫,我还是称您为『公子』吧。」

高达有些不悦:「为什么?难道你是在嫌弃我吗?」

「公子,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奴婢,这样只为了能待在公子身边,张小姐

终归是名门大家闺秀,或许会容忍公子纳一个妾,但她绝不可能容忍一个奴婢僭

越身份,因为这个称呼是张小姐的……」彩衣大惊失色连道歉,差点就要从床上

跳起来,给高达扣头认错了。

「你……唉,随你吧!」高达第一次感觉到世俗礼义是这么让人讨厌,明明

都是自己的枕边人,为什么会有高低上下之分,明明彩衣与张墨桐都是女人,为

什么她们之间有高低之分?想不透,想不明,高达只得紧紧抱着彩衣不放,用着

自己行动来安慰对方。

良久,彩衣蚊声说道:「公子,您既然怜惜彩衣不适,哪么彩衣后面还可以

的,人家还是第一次……」

彩衣的声音越说越小,可高达听耳内却是如雷呜之声,走后庭旱道,他并不

是没有试过,凌清竹与李茉的后庭都走过,那种完全与于小穴的紧凑感让他欲罢

不能,最重要的是彩衣的后庭还是第一次,后庭的处女地他可也是第一次,他有

些感动说道:「那有些疼的……」

彩衣害羞之极:「彩衣不怕,彩衣相信公子会很温柔的。」

「我不会弄疼你的。」高达高兴地说道,然后让彩衣跪趴在床上,将玉臀高

高跷起,他则埋首在其中,虽然他也是第一次给女子开苞后庭也没有经验,但不

妨碍他模仿着丁剑给李茉开苞后庭的动作,一根舌头不停在菊花舔弄,用唾液将

菊花小口全部弄湿,慢慢以手指抚弄插入,慢慢扩张。

「彩衣,我要进来了。」高达看到菊穴已经撑开一小口,便伸手从前面小穴

扣出一大片玉液涂满肉棒上,然后朝着微微张开的菊穴挺进去。

「公子,进来吧,彩衣好想你。」彩衣娇躯打颤,但她却没抗拒,反而伸手

回到后面掰开自己的玉臀,好使菊穴扩张得更大,这种邀请男人玩弄的小菊穴的

羞耻和刺激,让使彩衣发生阵阵呻吟声。

这使得高达热血沸腾,腰间猛地一发力,大龟头扑哧一声整个塞入彩衣粉嫩

的菊门。「啊」彩衣啊地一声叫出来,雪白的娇躯一阵抽搐。高达的呼吸已经变

得无比灼热,他双手紧搂彩衣的腰肢,肉棒缓缓挤进紧凑的菊穴中。

「啊……」彩衣羞涩的菊蕾初次被粗大的鸡巴破菊而入,一声嘶鸣,心尖似

乎被顶了出去:「公子,彩衣终于把它给你了,彩衣好高兴啊……」

听着彩衣的柔情密语,加之肉棒一点一点地插入,后庭羞涩的蠕动,紧窄温

润,夹击着棒身,看着彩衣雪白无瑕身子,高跷的玉臀,高达仿佛间看到那晚李

茉躺在自己身上,自己的肉棒在上面抽插着她的菊穴,欲火猛然咆哮,肉棒威猛

无比地急速抽插进去。

「啊啊……公子……不用怜惜彩衣……」彩衣一声尖叫,后庭完全开吞纳高

达的巨棒,那雪白的玉臀死死抵在高达腹间上,柔嫩的菊肉不住颤抖蠕动。

「彩衣,我来了。」高达受到这种刺激,心中升起无限征服的快感,腰部用

力狂干。彩衣的直肠都被那又粗又长的肉棒充满,毫无空隙,括约肌一松一紧地

箍着入侵者。高达的狂热给彩衣带来更大的刺激,开苞的疼痛逐渐消失,销魂荡

魄的快感一波波涌上心头,浪叫声越来越大。

「张姑娘?!李前辈!?」听着彩衣的浪叫,闻着锋烟味,高达的意识陷入

一片模糊和恍惚之中,在他身下的女子好像变成了张墨桐,一会儿又变成李茉,

再一会儿李茉母女都在自己的身下,似虚似幻,让人分不清现实来。精神与肉身

的双重快感之下,高达抽插了两刻多钟再也把持不住,龟头酸胀难忍,火热的阳

精喷射而出,将彩衣的后庭全部注满,大量的阳液从两人交合处溢出,洒落在床

单上。

「公子,彩衣……好快乐……啊……」

彩衣不可抑制的全身乱颤,红肿的小穴一股蜜汁渲泄了出来,翻着白眼一个

劲的喘着粗气,全身抽搐着,达到了高潮……

360彩票老版本

战甲online破解版

东方奇缘bt版

忍者必须死3无限勾玉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