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用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乘用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武林沉沦第32章挑衅-【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35:44 阅读: 来源:乘用车厂家

第三十二章:挑衅?

开封府衙大堂!

县太爷正苦恼着堂下两个争执不休的男子头疼不已,自己刚刚正在后堂睡着

难得的午觉,却被一阵惊堂鼓吵醒过来。师爷来报开封城内又出命案了,直把他

的头都愁大了,只道又是连日在开封城作恶采花淫魔作恶,这一个多月下来开封

城连出十多条命案,死者皆是开封城内有头有面的大户千金,其中有不少人朝中

还有人,苦主天天上门催破案,甚至惊动了刑部过问,勒令他早日破案。

可是采花淫魔神出鬼没,任他动用了开封城所有捕快,甚至还出面请求黑白

两道协助,依然是一无所获,命案频频发生,十多条人命基本已经成了天朝今年

最大案子,有传闻此案已经上达天听。他被罢官问责的日子估计也不远,所以当

他听间师爷来报开封又有命案发生,他差一点都要晕过去,幸好师爷告之并不是

淫魔犯案,而是一起平常的民间斗殴命案,县太爷这才放下来心升堂审理。

然而当他升堂后才发现,这一单斗殴命案也不是一件好办的案子,案情就是

三个人因合伙做生意相约在死者书房中密谈,结果分配不均,引发了争执斗殴,

在混乱中不知谁拿了一个花瓶砸死了死者。案子表面很简单,难就难在当时并没

有第三个目击证人,当死者家属听闻死者惨叫之声,冲进书房时死者已经躺在血

泊之中不醒人事,而另外两名嫌犯仍扭打在一团,互相指责是对方下的手。

死者家属当场将两名嫌犯制住,对死者进行抢救,无奈死者撑不到大夫赶来

已经一命归西了,死者家属悲愤难填,便将两名嫌犯、尸体、凶器送至府衙,希

望将真正凶手绳之于法,还死者一个公道,可没有第三个目击证人,根本没办法

判定是谁下的死手,两名嫌犯各指责对方,死不承认!

县太爷看着堂下两名嫌犯,相互指责,吵着吵着又扭打了起来,看了下案堂

上的行凶之物破碎的花瓶碎片,还有堂下那条死尸,半天也想不出头绪,心烦意

乱的他一拍惊堂木:「大胆刁民,公堂之上岂是尔等放肆的地方。来人,给本官

将各人重重打四十大板,看他们招不招,不招再上夹棍!」

「大人冤枉!」「大人冤枉!」两名嫌犯大声叫冤,可谁也没有承认,瞬间

就被捕快们按倒在地上,打火棍高高举起便要动刑。

「且慢!」就在此时,一把女子高喝之声传进来,众捕快不由停下手循声望

过去,只见衙门后堂之内走了三名绝色少女,为首之人正是名震天下的两大神捕

之女佟冬儿,跟在身后的正是她的两名丫环兼助手,此女出自「六扇门」,又是

县太爷的贵客,众捕快也不知何是好,只得将目光转回县太爷身上。

「佟神捕,请上座,别站着,累坏了。」县太爷见到佟冬儿如同到亲娘一般

,也不管是不是继续给这两个嫌犯动刑,连忙招呼捕快们为其上座,与他同堂而

坐,奉茶上果点,生怕有半点招代不周。此女不单是「六扇门」神捕之女,还是

他破淫魔案的最大期望了,昨天她一出手就基本锁定淫魔是何类人,使一个月以

来毫无头绪的案子出现了一丝光明,真是上天专门派来打救他的,现在就要算要

他将佟冬儿当奶奶也肯。

佟冬儿接过丫环燕子用纱巾擦于净李子轻咬一小口,一脸的不悦之色说道:

「唉!大人。本姑娘在后衙查阅案宗,希望能找出一丝线索,你们前堂这么吵,

叫本姑娘怎么安心?」

县太爷连忙一拍惊木堂,喝道:「你们这些傻货,还不将犯人押下去关押,

今天无论什么人报案,本官一律不审,以免担误佟神捕破案。要是本官丢了乌纱

,你们也别想有好日子。」

「是,大人!」众捕快长久摄于县太爷淫威,不敢有违连忙架起两名嫌犯退

下去,死者的家属立刻跪在地上痛哭连天,希望县太爷立刻判案,结果惹得县太

爷不满,着捕快连同他们也一块轰出去。

「且慢!」佟冬儿此时却发声喝阻捕快们,对县太爷说道:「大人,你现在

就算将他们轰走,估计家属也会在外面闹的,一样会吵到本姑娘。既然如此,本

姑娘利用些许时间帮你破掉此案吧!」

「啊!哪就有劳佟神捕了。」县太爷也不想就此将受害家属哄走,这样做只

会让他的声名受损,在政绩上徒留污点,只是淫魔案影响实在太大了,只有一丝

破案希望他都愿意去尝试,可急病乱投医,现在佟冬儿不要他将死者家属轰走,

还帮他破案,他欢喜得都想叫佟冬儿做奶奶了。

佟冬儿正坐在高堂上,小嘴一张吞下丫环为她剥好皮的葡萄在小嘴中轻咬含

吮,饶有兴趣地望着捕快们重新将两嫌犯押回堂下,两名嫌犯立刻跪在地上猛地

扣头:「请大人和神捕为草民洗刷冤屈,草民是冤枉啊!草民一旦沉冤得雪,定

为大人与神捕立生伺,每日烧香供奉,为大人与神捕求福!」

佟冬儿笑道:「这话中听,好!本神捕就帮你们这一次,你们可是一定要为

我立生伺哟!」

两名嫌犯立刻磕头如蒜,再三保证:「一定,他日若有违此言,定叫天打雷

劈!」

「天打雷劈就不需要了,你们敢食言,本姑娘自然有法子收拾你们!」佟冬

儿冷笑一声,从燕子手中接过两颗李子,分别向两人抛过去;「你们吵啊,叫啊

,也闹了半天,相信口也干了,吃个李子解解渴,好向我解说案情。」

「这个……」两名嫌犯不明所以,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接李子,一个用左手,

一个用右手,佟冬儿并没有刁难他们,他们两人轻易就接在手中,不知怎么样办

佟冬儿立马跃到堂下,一脚将那个用右手接住李子的嫌犯踢倒在地上:「你

就是凶手!」

此人立刻大叫:「神捕冤枉啊!」

佟冬儿冷笑:「冤枉?尸体的致命伤在左边的天灵盖上,伤前低后高,前深

后浅,可见凶手是从正面下手,也一定是惯用右手的人。他既然是左撇子,是不

可能打出这样的伤口的。而且死者是被花瓶击死,花瓶是瓷器易碎之物,它碎成

这样子,你的手会就不受伤吗?」

她的话刚说完,几名捕快立刻上前验尸和强行将此嫌犯的右手打开,果见到

此嫌犯右手上有数道轻微刮伤,伤口很浅,仅仅只是损破了皮肤。而另一名左撇

子嫌犯双手完好如初,没半点伤口,同时捕快的验尸也完毕,向县太爷报告:伤

口果然如神捕所言,一点也不差啊!

罪证如山,真正凶手吓得亡魂大冒,磕头倒蒜:「大人,小人不是故意杀他

的,而是在斗殴中他打得草民实太凶了,草民一时怒火烧昏了脑,才错手将他杀

死的,不是故意杀人啊。」

县太爷一拍惊堂木:「大胆恶徒,到时还敢狡辩!若然你早早认罪,本官尚

能相信你是错手杀人,无奈你非旦不肯承认,还故恶意诬告他人,陷害平民,为

已挡下死罪,真是人神共愤,本官当庭宣判,杀人偿罪,待本府上报刑部核实,

秋后处斩!拉下去!」

随着真正凶手被拉下,另一个嫌犯则被宣判无罪,当庭释放,他立刻跪佟冬

儿跟前磕头:「多谢神捕还我清白,草民必定为神捕立生伺,长久供奉!」同时

死者的家属们也围上来给她磕头,表示同样为她立生伺,这让佟冬儿十分之受用

「佟姑娘,大事不好了,出大事了!」正当佟冬儿摆脱一众死者家属欲回衙

门后院之际,黄佑隆从外面飞奔进来,黄家乃开封城数一数二的大户,黄佑隆仅

是此次协助县太爷抓捕淫魔的主力,捕快们对他也不作阻拦,他轻易地就来到佟

冬儿身前。

佟冬儿奇道:「黄公子,发何事让你如此荒张?」

黄佑隆望了四周,悄声说道:「佟姑娘,此事机密,请借一步说话!」

佟冬儿见他神色紧张,不像在开玩笑:「哪随我来吧!」

两人来衙门后堂之中,黄佑隆见左右无人,将郑夫人遭遇淫魔奸污一事详情

说道出来,佟冬儿细细听完后思索一翻,冷冷地说道:「居然不杀人灭口,这是

在向我们挑衅吗?事情似乎越来越有趣了!哈哈……」

………………

………………

………………

「烟霞剑侣」投宿客栈之中。

在郑毅夫妻厢房中一片愁云惨淡,然而旁边的厢房内却是一遍春色昂然。

厢房内的地上朴素的僧袍,内衣,肚兜,里裤撒满一地,宽大的双人床上定

仪一丝不缕地躺在上,一身雪白无瑕的肌肤,挺拔浑圆的双乳,平坦没有半点赘

肉的小腹,小腹下一片茂密阴毛,一双修长玉腿紧紧合拢在一起夹着那只在使坏

的玉手,双目微闭,嘴巴极力压抑着没有叫出声来,,一脸的浓浓春情,丝毫不

见白天出家人应有的庄严。

此时定仪欲火中烧,修佛禅心和师门戒律早已抛到九宵云外,甚至忘记了隔

壁正是「烟霞剑侣」夫妻所住的房间,也忘记了她此行的目的。完全沉醉在首次

的自渎的快感中,自幼在恒山派的尼姑寺中长大,对男女之欢了解仅仅只限于寺

中老尼的话,她们将世间情爱视为毒蛇,自然不会她提及情爱之事。

当下的定仪与黄佑隆冲进房间中,已经在无意吸入了不少的「摄魂香」,此

药霸道非常,潜伏期极长。若然定仪小尼姑一直保持修佛禅心,时间一长自然会

消去。无奈她年芳十九岁,正值春心萌动,被郑毅对沈红玉的真心爱情所感动乱

了禅心,回到房间中又陷入性幻想之中,激发了潜藏「摄魂香」,无穷无尽的疯

狂欲念与春心,一下子击碎了她那微弱的禅心。

一边幻想着淫魔对沈红玉的轻薄,一边无师自通地对胴体抚摸起来,惹得她

浑身燥热难耐,下身的小穴中像有无数蚂蚁爬行样,一股湿润之感从小穴里渗出

来。自己失禁了吗?抱着怀疑,她的一双玉手像着了魔一般,很快就将其剥得一

丝不缕,用玉手往小穴上一摸。这一摸当场如同天翻地覆一般,玉手再也难收回

来的,雪白的中指在小穴四周的花瓣上摩擦,其余的手指在阴蒂上轻轻按压。

首次的自渎给定仪带着了前所未有的快感,现在的她什么也不愿意去想,只

希望享受到这空前的快乐。玉手的动作也渐渐变得过大起来,中指甚至浅浅地探

入小穴之中,处女的玉液立刻沾满她的玉指,被玉指微微撑开的阴唇,露出深红

色的黏膜。

「恩……哦……啊、啊……恩、恩……啊、啊、啊!」随着玉指渐渐深入,

定仪的小嘴里忍不住发出阵阵微弱娇喘声,修长健康美的玉腿不停的痉挛,玉臀

不时轻抬轻落,或左或右的摇摆,偶尔夹紧双腿,互相摩擦。此刻的她若然能看

梳妆上的铜镜,一定能在镜中看到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严守清规戒律的俏尼姑了

,而是一位沉迷在青春冲动的妙龄少女,一朵等待着男人采摘的娇嫩鲜花。

………………

………………

………………

而就在此时,隔壁郑毅夫妇房间突然响起一阵敲门之声,寂静的房间异常响

耳,使得定仪吓了一跳,随即是房门打开声音,郑毅的声音响起来:「高少侠,

林少侠,朱姑娘,你怎么一起来了。」

林动说道:「我们从黄兄那里听闻了郑夫的遭难,连忙赶过来看看有什么需

要帮助的地方,恰好在路上遇到了朱女侠,于是便一起同道而行。」

「帮助?呵呵……」郑毅的语气有些不悦,确实无论是那个男人都不希望此

等丑事外扬,这是事关一个男人的自尊与妻子清誉。

高达连忙说道:「郑大侠,请你放心,此事仅仅只有我俩师兄弟,朱女侠,

佟姑娘几人知道,其他人一律不会外传,事关郑夫人的清誉。我们皆以性命发誓

,绝对不外泄此事,如有违誓言,天打雷劈。而且想抓拿住淫魔,光靠一两个人

之力是行不通的,我们一定全力帮助郑大侠的。」

「谢谢你,高少侠!」听完高达的话,郑毅的心情微微好了一些,毕竟此事

没有到处宣扬,搞到人尽皆知,而且想抓弄淫魔也确实需要高达等人的帮助,尤

其是佟冬儿,她是「痕迹推理」更是最有效查获淫魔的手段,于是他将高达等人

请进房里。

………………

………………

………………

「是高少侠与林少侠他们,他们赶来了。高少侠,林少侠,你们……」

隔壁房间传来的声响非但没有让定仪清醒过来,反而听使得她焚身欲火更加

高涨。高林两人青轻有为、长得又英俊,是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定仪正值春心

萌动,高林两人不免也是其春心萌动的对象,正当听闻两人的声音,脑海中不断

浮现出高林两人与自己温存欢爱的性幻想,一玉双手上下抚摸起自己发涨玉房和

春潮泛滥的小穴。

玉手捏玩着玉乳上坚挺坚硬的乳头、如触电般的快感冲击大脑;抚摸充血的

阴唇花瓣,她感到雷击般的快感传遍全身,不由得把右手中指深深插入花穴深处

搔弄,触摸到那层薄薄的处女膜上便停下来。这是她的贞结,多渴望有个男人此

时能将它捅穿,腰肢左扭右摇,口中低吟不断。「嗯……嗯……呀……」听着自

己的声音,她心中有些害怕,眼下高林等一众人皆在隔壁谈话,万一被他们听到

了,自己该怎么办?可这种恐惧没使她清醒,反而感到更加兴奋,身体也烧得更

厉害。

「……啊、啊……恩、恩……来、再来!」定仪浑身肌肉绷紧,舒畅的感觉

散布全身,清纯处女的她面对欢爱毫无抵抗力,初次的自渎产生了人生第一次高

潮到来,玉乳上的那颗粉红的小珍珠涨得发痛,小穴一阵阵痉挛紧缩,一股处女

阴精喷射而去,高潮快感令她头晕目眩,畅快地差点就要大声呻吟起来。好在她

及时咬住床单,否则她的「自摸」行为肯定会隔壁被发现的。

宣泄的快咸使得定仪身上的欲火消退些少,总算回恢一些神智,眼中的景物

也渐渐清晰。却将她吓了一大跳,房间内竟然不知何时多了一名男子,此名男子

从外貌上来看约莫四十来岁,一身员外富人打扮,身形浑圆发福,一双色淫淫的

眼睛死死地盯着定仪青春动人的胴体,嘴角勾起一阵淫笑,想必他已经进入房间

之中很久了,将定仪刚才你自渎全看在眼内了。

定仪小尼姑压低声线说道:「施主是什么人?什么时候进来的。」陌生男人

的闯入将自己最羞人一幕看在眼内,还用着色迷迷的目光注视自己的赤裸胴体,

理应是羞怯欲绝的,而定仪的心中却是充满的莫明的刺激,非旦没有用被子遮掩

胴体,反而有意地将自身羞人之处张显出来,男人色迷迷目光给她带来了莫名刺

激。

那胖男子淫笑着,走到床边肥大手掌摸上定仪雪白玉腿,说道:「老子名叫

丁剑,今天有幸路过此处,见到小姑娘春心难忍,故而毛遂自荐,特来慰解小姑

娘寂寞的春心。」

「嗯……啊……」丁剑的大手似乎有无穷的魔力的一般,抚摸过的地方仿如

触电一般,比起刚才自己自摸还刺激数倍,定仪欲火再次焚起来,狠不得立刻动

将这个男人立刻趴在自己身上驾马奔驰,可她一听到男人的名字,不禁吓了一大

跳:「」惜花又奇「丁剑,你是开封城近日来的淫魔,不要杀我啊!」

「小姑娘别怕,这段时间在开封城淫魔可不是老子,老子向来都是爱花惜花

,要不也不会有」惜花又奇「的称号了。」丁剑有些气恼,近来淫魔假他之名连

连作案,奸杀了十多个白花花的美娇娘,还把罪名扣到他头上来,搞到现在小姑

娘光听自己名字都吓得半死。

「啊啊……你的手,别动那里……」定仪忍不住差点要尖叫出来,丁剑的大

手已经在说话间摸到她的小穴上,食指与拇指探进花瓣中正捏着那颗小珍珠,巨

大刺激使她话不成音:「小尼……不是……小姑娘……是……出家人……施主…

…不要这样……对小尼做……这种事有违戒律之事,不然……小尼要叫人了,旁

边正……是高少侠他……们……」

「叫啊,小姑娘你尽情叫!叫他们进来看到你自渎的样子,哪里有半点出家

人的样子。而且你自渎的时候,叫着」高少侠,林少侠「,真是的一个风流娇娃

啊!」丁剑在潜进房间时就发现满地僧袍,便知道这位短发美女是一位尼姑,一

位尼姑在房间自渎,若然自己能将她送上极乐高潮,然后让其还俗嫁人,不正是

对于伪佛的最大打击?这两日以来他一直暗中跟着朱竹清保护,希望籍此抓住黑

衣淫魔,但两天下来却一无所获,今天跟着她来到这里遇上这样一位大美女,总

算是好人有好报吧!

定仪羞愤欲绝:「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好啊!老子就帮你将人叫进来,让大家看看一位出家人赤身裸

体勾引男人的样子吧!」丁剑作势欲叫,大手加重了对阴蒂的摩擦的力道,另一

只手攀上那对浑圆的玉乳上揉搓着挺立的乳尖。

未经人事的定仪小尼姑哪里忍得住这样淫荡的挑逗,浑身打颤抽搐,生出一

片艳红,强忍着快感哀求着:「啊啊……不要叫……小尼求别前辈别叫……」

「哈哈……好的!美人相求,老子岂有不从之理,只是姑娘该怎么报答老子

啊!」

「小尼……不知道……」

「不说,老子就要帮你叫人来捉淫贼了。」

「不要,小尼求前辈了。」定仪连连哀求,如果真的叫人过来,抓不抓到丁

剑先不说,她的这一辈子估计是玩完了,从利害关系上看来绝对不能叫。而且当

下她早已被「摄魂香」拆磨得欲火焚身,急需一个男人来怜爱自己,哪里肯叫过

人来,可是眼前的淫贼却是非要将自己尊严摘下来不可,只得闭目哀求:「只要

前辈不叫人,小尼原意将处子之身献给前辈……」

定仪小尼姑的声音越说越小,丁剑却是听得一清二楚,哈哈笑道:「小姑娘

,放心!老子这就与姑娘一起共渡鱼水之欢。」说着温柔地把她的双腿像两侧分

开,湿漉漉的小穴和粉嫩的阴唇一下子完全的暴露在他眼中。洁净粉嫩的处女小

穴中隐约可见一丝丝晶莹的淫液,忍不住俯下身去舔弄了起来。这几十年的采花

生涯中,丁剑最喜欢给女子口交了,尤其是给处女口交,那种纯情的初潮美味无

穷。只见他伸长了舌头在定仪的花瓣上温柔地拂扫着,舌头伸进小穴中去,将先

前的处女阴精全部吸到口中,发出渍渍声响。

「不要舔,前辈,那里脏啊!啊啊……嗯……」定仪显然没有想到丁剑会舔

她的小穴,她从来没有想过平时用来撒尿的地方也能被舔,而且被舔的感觉会这

么舒服。男人的舌头偶尔扫过敏感的阴蒂,她就会像触电一般猛地抖动起来,并

伴随着一阵满足的呻吟。丁剑这一下子发现俏尼姑定仪敏感点,于是集中火力开

始猛攻,强烈的刺激搞的小尼姑娇喘连连,淫声浪叫不断,甚至情不自禁的挺起

玉臀把小穴向淫贼凑去,想让淫贼舔得更舒服一些。

舔了一阵,丁剑发现对方已经足够湿润了,是时候采摘这朵含苞待放佛门娇

花了。他坐直身子,将自己身上衣服一件件脱下来,露出一身肥圆身形,胯间的

肉棒已经硬得如同一条铁棍般,块头之大完全称得上是一根驴货了。

小尼姑察觉下体的男人离开,小穴内骚痒难忍,忍不住望过去,只见到一只

有如肥猪的赤裸男人跪坐身前,胯间那根肉棒大得像一根驴根似的,顿时吓了一

大跳,不由想起先前为沈红玉清洗下体时,从被大大撑开的小穴推测淫魔的肉棒

正好也是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的男根的她,心中不由生出一个念头,原来

世界上男人都这么大?

然而定仪很快就抛掉这个无聊的念头,因为她发现自己一个羞人之处。她正

仰面躺在淫贼身前,修长雪白的双腿被分成了大大的「M」形,完全暴露着她玉

腿间雪白的耻丘,还有那水光盈盈,窄小精致,带着淡淡粉红染樱的诱人处子小

穴。纵然定仪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私密私处暴露在一个陌生男人的面前,而且这

个男人还是二十多年前淫名远扬的大淫贼,使得让她又羞又兴奋,下体竟然开始

源源不断的涌出爱液。

「啊……前辈!小尼是第一次……你哪里太大了……啊……你……要温柔点

啊……小尼怕疼……啊……」

「小姑娘,别怕,别看它大哟!它可是女人的宝贝,等会你就会爱上它的。

」丁剑一边说着,一边俯下身去,双手从前面探进后面搂住了定仪,将她整个人

揽进怀中跨坐在其怀中,两人的性器定紧紧贴在一起,一只手勾住定仪纤细的小

蛮腰,一只手则滑到俏丽的玉臀上抚摸起那朵稚嫩的菊花。下身开始慢慢前后挺

动起来,驴根般大的肉棒与处女小穴,肉贴肉地摩擦起来。

丁剑的肉棒虽没有插进来,但是敏感的小穴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到肉棒火热的

温度和摩擦,磨擦下产生了异样的快感,仍使得定仪小尼姑浑身阵阵的酥麻。男

人身上独有气息直往鼻子里钻,更让定仪小尼姑连最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紧紧

靠在淫贼坚实的胸肌上,任由他肆意的抚摸着自己的玉臀,脂玉一般的肌肤上透

出一层微微的红晕,让她的娇躯显得更加迷人心魄,小穴很快就开始淫水泛滥起

来,喘息声抑制不住的变得沉重而凌乱起来。

在愈发高涨的情欲刺激之下,定仪紧紧搂住丁剑的脖子,凑上去主动送上香

艳的湿吻。她的初吻就这样被一个年纪可以做她爷爷的大淫贼夺走了,但她并没

有吃亏,因为丁剑高超技巧回赠她极美的快感,只觉对方舌头撬开自己牙齿,伸

进自己玉腔里搅动着,卷起自己的香舌疼快的吸吮,热情的品尝着她的津液。

异样的快感刺激定仪神魂巅倒,不知身在何处,什么清规戒律,什么礼佛禅

心,她都不愿去想,去顾,只愿这份快永远长存,忍不住的热情的回吻起来,也

学着淫贼那般吸吮着对方的舌头。忽然下身小穴被一个炽热的东西顶住,随着那

个炽热的东西强行撑开小穴,温柔不失有力前进着,骚痒已久的小穴就像旱地逢

甘露般,夺命的快感直涌大脑来。

就在此时,隔壁房间又传来的敲门之声,这次前来的正是有着「小神捕」之

称的佟冬儿与黄佑隆,佟冬儿很不客气的声音,甚至有些嘲笑味道传过来:「郑

大侠,安慰人的话,本姑娘不懂怎么说,也不会跟你跟说,我会用行动来证明我

是在帮你。我只跟你说,接下来我的话可能会很伤人,你要有心理准备!」

郑毅咬牙齿地说道:「只要抓住那个淫魔,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好吧!你什么时候打算让郑夫人自杀保全你的名声,好让本姑娘提前有个

准备,该准备的还是要准备一下。」

「你……」

「佟姑娘!」

「佟姑娘!」

「佟丫头,你过份了。」

纵使佟冬儿事先说明自己言语伤人,任谁也想不到她的话会如此之诛心,高

达等人都忍不住出言指责。郑毅更是被她气得一弗出世,二弗升天怒道:「郑某

人虽是不才,但也是明白事理的之人,此事错不在拙荆,而是郑某保护不周,岂

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之事。」

佟冬儿依然不依不饶地说道:「谁知道你们这些大男人心理是何等变态,嘴

上明面说不计较,背后却暗使手段,她是你的妻子,随便找个罪名弄死谁不会。

本姑娘呢?也不在乎你会不会这样做,而是担心案情未破,人被你弄死了,害本

姑娘失去一个破案证人而已。本姑娘想说的是,你想要弄死妻子可以,但请在破

案之后。」

郑毅气得咬牙切齿,若非有求于人,他早就一剑刺过去,将这个嘴毒的丫头

一剑刺死在这里。可为了自己的爱妻辱恨得雪,唯有将恶气将肚里吞下去,同时

他也看旁边高达等人的脸上也露出疑惑之色,显然他们也被佟冬儿给说动了,只

得一手举天发下毒誓:「我郑毅在此间向天立誓,此事并非红玉之错,我将一如

既往地疼爱她,不离不弃,如有违誓,将让我横尸街头,死无全尸,此间各位皆

是我之见证人!」

「好!本姑娘等你的就是你这句话,重情重义,沈夫人果真没嫁错人。郑大

侠,请放心,此间案子本姑娘管定了,就算本姑娘破不了。本姑娘也会让爹娘动

用」六扇门「所有的力量来破此案,普天之下,绝对不容淫魔藏身!可你必须紧

记今日之承诺,他日若有负郑夫人,天不收你,本姑娘就来替天行道。」

「原来如此!」高达等人这分明白,佟冬儿为何要挖苦嘲讽郑毅了,原来是

在逼迫郑毅不能对沈红玉下杀手来维护自己的名声。众人虽然答应不外泄此事,

可日后郑毅有个理由暗中弄死沈红玉也是他的家事,众人没法插手。可是当下不

同了,郑毅当着众人立下重誓,日后若敢违誓,众人不致动手制裁他,可是他却

一定会遗臭万年,江湖之大已没他容身立足之地。

当下众人对佟冬儿的好感大增,郑毅也明白过来,连连向其鞠躬说道:「谢

谢佟姑娘,对拙荆的好意,是郑某的不对。」

「好啦,废话就不多说了,你们全都给本姑娘出去,本姑娘要给郑夫人验身

,只留下朱姐姐这个本姑娘的未来开山弟子照料即可!」

朱竹清没好气说道:「臭丫头,嘴巴能不能干净点!」

……………… ……………… ………………

「佟神捕也来了,一定能找到淫魔的……很快的……啊……」

定仪偷听这里,突感下身一阵刺疼,玉胯已经完全和淫贼的腹部已经贴在一

起,下身像是被一根火辣辣的烧火棍刺穿般,酸,爽,疼,麻、种种滋味涌上心

头来,使得她想放声大叫,但樱唇被淫贼深深吻住发不出半点专声来,若非如此

,对面肯定已经听到她的尖叫之声。

良久,丁剑发现定仪绷紧的胴体缓缓放松后,方缓缓松开对方樱唇,得意地

望着这个短发美女。定仪喘着粗气,下体传来的撑满感和炽热感,无不在告诉她

,处子身已经被夺走,一双俏目间忍不住泪水直流而下,抽泣道:「淫贼,你害

得小尼破戒了,呜呜……」

「戒律?真是可怜的小丫头,你知不知道这么美丽的一生就要被所谓戒律毁

了,你还违护它?」

身为「极乐教」教徒的丁剑,对儒道释三教没半点好感,认为它们是在压迫

人性,对清规戒律这种帮凶更无好感,看到美丽动人的小尼姑为它所哭,心中甚

不是快,决意要用极乐将她所谓戒律击倒,抱着小尼姑缓缓放回床上平躺着,对

其又吻又摸,百般调情手段尽展,身受「摄魂香」摧残的定仪小尼姑很快又沉沦

欲望之中,小嘴里微哼不止,将清规戒律忘诸脑后。

丁剑立刻大喜过望,抱着小尼姑的小蛮腰深,慢慢地把大肉棒往外抽出了一

截。大肉棒磨蹭着嫩肉带来的感觉,舒服得让定仪的心都跳出来,丁剑抽出已经

不是再是肉棒,而是她的心。她低头看见肉棒上丝丝的血和爱液,想到这自己的

初夜与贞洁的象征,它就这样被一个淫贼夺走了,心里没来由一阵空前的兴奋。

丁剑跪在床上用两手捧住小尼姑的粉臀,将肉棒抽至仅余一个龟头在穴口,

然后用一种螺旋式的运动将粗大的肉棒,向小尼姑最深处的子宫内捣去,巨大龟

头直陷进处女花心之中。花心首度被袭,定仪全身酸爽得无法形容,龟头炽热感

几乎要炙伤她一般,柔美的细腰和美臀忍不住的扭动着,柔弱无骨的娇躯紧紧的

贴在床上乱扭,淫荡的呻吟声差一点要脱口而出,她连忙一口咬住床单才勉强止

住声音。

丁剑见状心中暗乐,使用九浅一深,将肉棒拔出小尼姑的小穴口,感受着小

尼姑紧窄火热的小穴花径嫩肉对龟头边棱的刮磨,再沉身向下一挺,由撞击到身

下俏尼姑小穴花径深处的花心上,品味着花心嫩肉对龟头马眼的撞击。几次下来

俏尼姑的神情已经爽得飘飘外,然后开始缓缓加速,一次次地冲刺,「啪啪」肉

棒撞击声充满整房间。

一股股高度的快感涌上小尼姑的心房,舒服得她两条玉腿乱伸,如像长春藤

似地缠绕着身上这个夺去她处女贞操的淫贼腰间,玉臀疯狂地迎合著。她从来也

没有尝受过这种快乐,淫贼那一根滚烫的驴根般的肉棒每一次插进体内,自己都

能清清楚楚感觉到淫贼硕大龟头的形状和无比热力,那热力仿佛要将灵魂炙伤一

样。而淫贼肥圆的腹部撞击在自己的玉胯上,非但没有痛处之感,反而两人全身

赤裸的肌肤相互磨擦着、吸引着、点燃着,将她欲望推向更高的高峰。

丁剑虽是强力地抽插着身下俏尼姑的处女小穴,将其送上一次次的高潮中,

双耳却是半点不含乎,依然全神偷听对面的声音。此行为了保护朱竹清顺道追查

黑衣淫魔线索,对面既然有着天下闻名两大神捕之女在,相信虎父无犬女,她或

多或少能找到线索,对自己能找出淫魔可谓大有帮助,但听了半天,佟冬儿只是

呼醒沈红玉,询问了半天案发过程,并没有半点实质进程,因为沈红玉也记不得

淫魔的相貌了。

丁剑暗恼:「这是」摄魂香「中的催眠暗示手段,淫魔给郑氏夫妇催眠了。

传闻中三大神捕中的」俏孟婆「林雁儿,办案不择手段,最擅长催眠术,相信难

不到她的女儿。」

果真不出其然,对面传来佟冬儿的声音:「郑夫人被人催眠了,使得你想不

起淫魔的样子。」

沈红玉气愤说道:「佟姑娘,你能解此催眠术吗?贱妾要记起那淫魔的样子

,好将他碎尸万段。」

佟冬儿的声音有些不甘:「这门催眠术太过无聊了,本姑娘也只是略懂皮毛

,对郑夫人这种深度催眠怕是无能为力。」

朱竹清略带嘲讽的声音响起:「哦,这也不懂,哪你懂什么!」

佟冬儿没好气说道:「解剖,本姑娘自幼就喜欢给尸体开膛破肚,将里面的

肠子,心啊,肺啊,肝啊,一件件挖出来,十岁的时候」六扇门「的尸检报告就

是我和大哥做的,大哥也没做得好……」

丁剑听到这里,原本打算想在淫魔事后暗中采摘下这朵娇花的心思,一下子

飞到九天之外。一个能在十岁时候就能面不改色给尸体开膛破肚的女子,心志之

坚定绝非寻常女子可比。自己只怕无力将其征服,最怕就是在交欢之中,突然被

她开膛破肚,肠子下水一类流得满地都是,这样的女人还是有多远,离多远吧!

能让丁剑这种老江湖感到恶心,对面的朱沈两女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时间也

沉默不语。

佟冬儿无趣说道:「好了,不跟你们闹了。郑夫人,麻烦你把身上所有衣服

全部脱掉,一件也不能留哟!」

「什么?为什么要脱衣!」

「你不脱,本姑娘怎看到淫魔在你身上所留的痕迹,怎么推理啊!郑夫人,

大家都是女子,怕什么?而且你在本姑娘眼内,不过是一具粉红骷髅罢了。」

「好吧!」对面传来悉悉的脱衣之声。

「啊!?这次淫魔对郑夫人很温柔啊!」

朱竹清不悦说道:「佟丫头,说话尊重点。」

「非也,非也!这并不是轻挑之语,而是真话!经过昨晚开棺验了好几具死

尸,本姑娘发现她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她们在被奸淫时,淫魔不但在她们身

上发泄兽泄,还在宣泄他的暴虐,每一具尸体身上都充满大量骨拆和损伤,而且

这些都是生前所留下来的,我们不难猜想出淫魔其实是嗜虐狂!而当下郑夫人身

上,除了一些青痕和咬痕外,再也找不出其他半点伤痕,难道不是说明了淫魔对

郑夫人很温柔吗?」

丁剑听到这里心中大骇,同样身为「极乐教」的他,最容易明白淫魔举动的

真正意图所在:「这个淫魔并不是嗜虐狂,而是修练一种邪门功夫,」极乐教「

禁忌之物」潜欲心经「,难道他们真的要出世了,百年的潜伏,他们究竟在暗中

谋划着什么啊?」

与此同一时刻,丁剑身下的定仪在他强力抽插中,达到人生第一次性爱之高

潮,银牙几乎咬破了床单,全身一阵抽搐,处女小穴中一股处女阴精喷而出,丁

剑连忙肉棒深深插入小穴深处不动,急烈喷射的阴精射在龟头上,一些阴精从龟

头的马眼处渗入丁剑体内,与丹田处的「魔佛舍利」混合在一起,处女阴精就硫

酸般将舍利子融下薄薄的一层。

这可是大补之品,丁剑不敢担误,连忙运功将融化下舍利精元练化,将其中

属于阳刚精元尽吸纳后,剩下阴柔精元与己无多大用处。他便一手搂住定仪小尼

姑的后脑「玉枕穴」上,另一手就压住了她的后腰「命门穴」上,将这股温润而

丰沛的阴柔内息,从双手上输入了对方的体内…………

真灵传说内购破解版

英雄爱三国手机安卓版

舰队突击破解版

魔力世纪最新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