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用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乘用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病房杂记33

发布时间:2021-01-21 05:09:05 阅读: 来源:乘用车厂家

(33)

第二次化疗(12)

父亲的病急转直下,来得突兀,让我和医生都始料不及。

九月二十八日早上一点三十分,家里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妻子急忙拿起电话,一听方知是医院里打来的,一位女护士在电话中说:“你父亲突然出现了情况了,他下床解手时突然觉得双腿不听使唤了,坐在床沿上下不了床了,我们问他干什么,他也说不出话来,你赶快来吧!”

我一听这事,立即从床上跳起,急忙穿好衣服向医院赶去!

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只知道昨天下午他一切正常,按医生的安排就是今天出院,我还和父亲笑着说:“爸爸!都说化疗厉害,我看不过如此,咱这不又轻松的过关了吗!看来还是几吨酒在肚子里装着顶用啊!我为您而祝贺!”

可这说话不及,竟出现了这种情况,难道是其它方面又出现情况了吗?

我来到医院时,护士们都已从病房中走出,他们看到我跑来了,便走来告诉我:“你父亲的病突然加重了,不知为什么,竟突然下不了床了,他刚才说是要大便,但我们把大便的东西搬来让他坐在上面解手时,他坐在上面一阵子又不大便了。”

同病房的病人说:“他的神志已经不清了,你问他是不是大便,他说:是的。你再问他是不是小便,他仍然说:是的!你现在问他是什么,他就说是什么,就是你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他既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他回答的是什么,他根本就是本能的在回答:是还不是。”

看来父亲化疗情况又出现了新的进展了,我一时不知所措。只得静静的坐在他的身边,静观其变。但他一夜似乎又没有什么了。我暗自庆幸:父亲总算又过了一关!

可第二天早上,他的状况又发生了更严重的变化了,我为他买来饭时,他还可以,还能把饭吃完,可谁知近九点时,当苏医生刚查完房,我把昨晚的情况向她祥细的说完后,她对我说:“你可以找个车开到病房的下面,我现在就给你去办手续,就不要让你父亲再到你那里去了吧!直接让他送到汝南去休养,马上就要过节了,你们在汝南过好些!”

苏医生把话说完后,她便离开了病房。可谁知父亲这会儿病情又发作起来了,他的面部表情明显的发生了变化,随及小便便躺在床上尿了起来,我正要说他,怎么不说一声呢!但看他的眼也往上翻了,气出得也不均匀了,白眼球显得灰暗。我一看这种情况,知道父亲的病情又发生了变化,急忙把刚刚离开的苏医生又叫了过来,她看了看说:“恐怕今天出不了院了,他的情况又出现了,可能还是白血球没升上来啊!我已经给他打了四针升白血球的针了,咋还没升上来呢!再找血看看如何,让护士去速检。”

很快的,一名护士给父亲找了血,苏医生也很快的又开出几瓶子药,又有一名医生给他挂上了。父亲立时便又转入了急救之中。

一切稳妥后,苏医生、李医生看我一直在忙碌着为父亲擦拭身体,因为他尿的太多的,刚换完衣服,他便又尿湿了。因了这事,苏医生跑到街上为父亲买来了一大盒尿不湿和秋衣秋裤,李医生又跑去买来了裤头,然后,在李医生的帮助下,我们又为父亲带上了导尿管,之后,才稳定了下来。

苏医生告诉我:“不知道朱老师的怎么这么顶不着啊!他的病情稳定得很好,但他竟不着化疗,我看他的年龄大了,下面的疗程就别再做了吧!别弄得肿瘤没把他怎么样,而化疗把他引出其他病了啊!”

我看到父亲的这种情况,也感到化疗的结果,可能更加速父亲的病情,也有点害怕了。便给苏医生说:“实在不行了,我再为他找个中医,弄点中药吃吃看吧!这一关他能打过去再说吧!”

到了中午时,医生都下班了,父亲的病便又加剧起来,他的白眼球翻得更很了,气也更短了,而且,手足都抖了起来了。我急忙把正在值班的吴医生叫来,她即刻让护士给父亲插上了养气管,然后便是量体温,查血压,查完一遍后,便开始向我了解父亲的发病经过。我把父亲从七月二日到现在的每次发作情况向她祥细的介绍了一遍。

父亲的这种情况,在我为他治疗以后共发生了三次,前文已介绍过,就是七月二号,七月八号发生过两次,每次在一个小时至两个小时之时,高烧伴身着浑身的发抖,把高烧的效应发挥到了极至。但自治疗以来,尚发属首次。

吴医生问我了解不了解父亲的病症,我说:“了解,苏医生以及广州的丁医生、陈医生都给我谈过,但他在回来治疗的情况也很稳定啊!肿块小了许多,治疗的效果还是很好的啊!没想到他竟会突然又出现了这种症状啊!”

“你父亲的病看起来很重啊!你现在要做好心理准备啦!我说的意思你明白不明白!”

“明白!到这般光景了,我哪里能不明白呢!”

吴医生给我谈过话后,我便一边照顾父亲;一边分别给远方工作的哥哥、妹妹、弟弟打电话,让他们有所准备。

哥哥和弟弟都表示马上赶回家中。但我觉得还是再看看情况再说吧!弟弟刚好放几天假,有他先回来合适些,然后再让哥哥回来,一旦真发生什么事了,出后有个后续增援什么的。于是,便决定先让弟弟回来,第二天视情况而看。

直到晚上,父亲的病情仍没好转,但针都下完,只能等到第二天再看情况了。这晚,我一直在观察着父亲的情况,直到天快亮时,看看父亲一直在昏睡着,我便也稍稍的合上一会的眼睛。

今晨六点,父亲先于我之前醒了过来,我由于昨晚熬夜的原因,没他醒得早,在迷迷糊糊的情况下我听见他又和邻床的病人说起话来了。我急忙起床。问父亲:“你想干什么?”

父亲清楚的回答:“小便!”

我便急忙按他的意思把他扶下床,他竟然能从在床上了,而且,当我把尿壶给他拿来时,他竟还有意识的放进去,虽后来抽出尿壶时,他又把裤子尿湿了,但总是让我又看到了希望了,邻床的家属也微笑着说:“这样总是让照护着也有劲些了呗,昨天眼看着要不行,今天看来又返过劲来了,没事了!”

我把他扶到一边,把他的床铺给好好的收拾一下,然后,把他安顿好后,我开始为他打扫了卫生,把昨天尿湿的裤子和昨晚又尿湿的衣服,以及被汗水弄透的衣服全部给他换了一遍后,又接来热水,给他痛痛快决的洗了一遍,重新让他躺好后,把他的一切脏物又全部清洗一遍,然后,才到医院门外给吃饭,并给父亲带回了早饭。

父亲今天的早餐吃得也很不错,一个包子吃得只剩下一点,稀饭喝得也差不多。而且,还能在我的搀扶下走出室外,来到了护士站门前的椅子上坐了一会后,才重新回到病床旧接受治疗。

父亲又和闫王爷打了一架啊!这一关他又安然的冲了过去了!

今天的针是另一名护士李某给扎上的,非常顺利。

近十点时,弟弟和弟妹双双而还。我给他交待一切事项后,便把为父亲值班的任务交给了他,我则回家休息去了。

父亲今天的情况良好,但据苏医生说,还要等到后天才能办理出院手续。但愿这回能顺利的走出病房。

剑魂之刃无限钻石版满v

图腾领域冒险之旅老版本

买彩票软件

下载联众dating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