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用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乘用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朱宁要关注战略性布局把握战术性反弹机会

发布时间:2020-10-16 23:33:20 阅读: 来源:乘用车厂家

朱宁:要关注战略性布局 把握战术性反弹机会

主持人姚振山:昨天央行公布了7月份金融数据,触动了市场敏感的神经,因为是与很多人的预期不相符,那么意外大幅下滑的贷款数据引发了对资金面的很多担忧,但央行罕见的快速进行了解读和回应,又让这种担忧在当天化做一场虚惊。今天的首席看市,我们请到的嘉宾是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朱宁博士,为我们来解读这个央行的数据.我首先有一个没有弄明白的地方,央行在发布数据的时候,一般不会主动出来解读,而是从市场让各方去解读,如果是出现重大的误差的话,可能他会做一下回应,而昨天这个数据出来之后,央行很快自己先做出来这个解读,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内涵?  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朱宁:我觉得可能有两个方面的背景支持。第一个方面我觉得整个市场对于这一段时间,整个央行的货币政策确实存在很大的一个猜测,或者很大的一个不确定性。

第二点,这一次的数据确实和6月份相比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调整,又引发了整个市场对于下一段整个全国的货币政策的不确定性,在这种不确定性非常强烈的一个市场环境下,我觉得央行可能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出来说给大家做一个解读,说我们究竟是怎么看待这种数据。  主持人姚振山:因为从这个数据本身,的确7月份新增贷款3810,是比预期减了一半,而且若跟6月份相比,6月份是一万亿,这个差距太大了,说明什么?说明整个经济的复苏和微刺激,本身是不是没有到了预期效果?  朱宁:我觉得这里面可能有两个角度来看这个数据。一方面,我觉得这里面确实反映了从6月份的这种微刺激和定向降准的这个过程里面,整个市场对于资金的一种非常饥渴的那种状态,得到了一定的缓解.央行觉得可能要释放流动性的压力,不像6月份这么强。第二点,我觉得可能央行之所以这么快的进行一个澄清,也是说可能希望不要让市场产生一种怀疑.因为6月份的时候,大家期望说,市场会很宽松,整个央行会采取一个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大家对今后的预期,觉得说可能会从上半年比较从紧的货币政策,转为下半年比较变松的货币政策,我觉得央行其实也做了一个技术上的解释.更多的是什么?6月份放得很松了,所以7月份不用放这么松,相比之下来看,可能是收紧了,但其实按照历史整个一个比较逐步渐进这个角度,我们是一种相对比较中性的这个态度.这个我觉得可能是更应该对于整个央行比较准确一个态度,既不是过松也不是过紧,相对比较中性。  主持人姚振山:那现在提出来总量稳定和结构优化,该怎么解读?  朱宁:我觉得总量稳定其实就跟刚才讲的,中性基本上是一致的.大家不要对整个货币供应总量,或者社会融资总规模的体量有过大的一个调整,但与此同时,前一段我们讲的定向的降准,定向回购,我觉得这里面从结构层面来讲,怎么能够化解经济中存在的一些风险,比如房地产,怎么能够让社会中比较需要资金的比如中小企业能够获得资金,这个可能是下一段整个货币政策调整,调结构比整个的总量调整可能是更重要的一个工作的目标。  主持人姚振山:因为我们的宏观经济的目标是稳增长,央行的贷款,如果调结构的话,这个只和稳增长之间怎么来匹配?  朱宁:我觉得我们整个的货币供应量,仍然是有一个稳步上升的这么一个趋势,我觉得这点是不变的.基本跟整个市场、无论是13%、14%这个预期是不变的,但这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可能具体经济里面的哪个部类能够获得这种资金或者在获得资金的时候,它相应对应的这个利率成本是多少,这点可能是在下一步大家更要关注整个货币政策调整的一个方向.尤其是我们所说的这种定向降准,对于农业、对于小微企业、有更多支持的金融行业,可能会得到更多也更有优惠的这种利率政策。  主持人姚振山:我也注意到央行的快速回应里面也有一句话,说现在贷款的规模是合理的一个范围,那么它的合理范围是什么,比如说从一千亿到三千亿,这难道是一个合理范围?  朱宁:我觉得可能解读这个具体数字,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方面,可能有一个季节性的调整;第二,确实有一个6月份的冲高,所以7月份有一个相对的回落。我觉得从整个的合理的解读来讲,可能还是两个主要的方面.因为咱们整个央行的货币政策对于经济增长和通胀,仍然是两个主要的目标.当然我们还有国际收支其他方面的原因,但是从目前的角度来讲,可能稳增长仍然是主要的一个目标.在这个大的前提下,尤其在整个价格压力通胀膨胀没有太多压力的情况下,我觉得我们仍然会保持一个相对比较宽松的货币政策.只不过不会像过去的两三年那么宽松,同时这种新增的货币供应量,不会集中的向我们的房地产、或者我们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那么强烈的一个倾斜。  主持人姚振山:现在按照昨天公布的数据,我们看到贷款增速回落,特别是房地产投资增速回落,当然也担忧房地产方面的投资可能会持续下降,在下半年宏观经济方面,特别是央行的货币政策方面,会不会有一些比较大的调整,还是说持续保持现在所谓稳的这样一个局面?  朱宁:我觉得稳定可能仍然是整个货币政策最主要的一个基调,但在这个基础上,我觉得可能小幅的战术上的调整,包括可能进一步地帮助房地产行业能够软着陆,或者化解房地产行业对整个经济带来的风险,我可能是进一步的货币政策逐步有序渐进能够实现的一个目标。  主持人:因为推出了稳增长之后,大家觉得可能信贷的投放规模在增加,那么A股市场上也会有更多的这种预期,资金因为宽松一些,会有更多的资金进来,实际上,我们看到7月份、8月份走势也是不错的,结果昨天这个数据出来之后,很多人的预期,证券投资者的预期得到了落空,落空之后,我们从市场的表现来看,曾经出现过比较大的一个极跌,随后因为央行做了回应,而似乎盘面又稳定了,但是你觉得这个数据本身会不会改变A股投资人、这轮市场机构投资人,包括个人投资人的预期?  朱宁:我觉得会有影响。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就说我们整个A股现在的市场,仍然是对于情绪或者对于资金有非常大的一个祈求.大家就觉得说,从企业基本面的盈利的改善来讲,并没有特别大的一个期望.大家更多的希望有一个结构的,无论是A股结构性的调整或者是改革,或者是整个资金面的宽松.那么这次整个数据的变化和整个货币政策的,它这个解读一定程度上化解了整个市场上对于牛市能走多远的预期.但与此同时,我觉得可能除了货币层面来讲,我觉得可能投资者毕竟还是很关注企业的盈利层面.所以大家也是在看到,在整个货币没有大规模宽松的前提下,是不是某些行业、某些板块能够更多地得到这个政策的支持,所以这点可能市场会出现一轮更多分化的行情,大势可能涨幅会有所放缓,但可能某些特别会受益的板块可能还会走出一些更。  主持人:不会是一个大行情。  朱宁:对,我估计不会像大家在之前一个月就是说,能看到2500点或者3000点的这么一个行情,但是可能某些板块还有很多机会。  主持人姚振山:因为您在华尔街也工作多年,这一轮美国股市走牛包括创出新高,跟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迟迟没有推出也有很大的关系.现在也有很多人预期说A股市场会不会在下跌了七年之后,虽然说央行的货币政策现在是在稳增长,但是随着经济见底之后,不可能再差了.那么随着各项政策,包括改革的红利释放,A股市场也会逐渐地走出来,包括我们今天看到的关于保险资金,国务院的新的国十条出来,是不是会营造一个大的一个宽松的局面?  朱宁:我觉得可能美国股市的走强,很大程度上确实得益于整个量化宽松的退出和全球资本回流到美国,推动美国资本市场的估值,那么就国内更多的红利,我觉得确实像您所说的,主要是在于我们的改革红利,究竟有什么新的经济、金融和整个社会改革的措施,能够给市场带来新的亮点.那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可能我们整个金融体量,无论是从资金面的提供和整个金融行业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来讲,我觉得确实还会创造很多新的机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尤其是在整个A股市场,很多年没有一个很像样的牛市之后,确实市场是有非常强的期盼的.但与此同时,我也想强调一点就是说,尤其是在出现了很多衍生品或者新的金融创新产品之后,A股市场这种原来的,非常大家习惯的大涨大跌,大牛市之后、大熊市的这种趋势,我个人觉得可能是一去不复返了。所以更多的大家更要关注一个是战略性的一个布局,同时还要把握一些战术性的短的这个市场反弹的机会。  主持人姚振山:现在我有一个问题,也想跟您探讨一下,一个是我们从货币本身来讲,现在只是一个稳增长,没有到一个大放的阶段,而产业结构调整本身是在进行中,也看不出来是到底哪些大的周期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现在对证券市场本身的市场进行定性的话,是不是没有一个全面牛市的一个局势会展开   朱宁:无论是货币面还是从整个产业面来讲,我再补充一下投资者情绪方面.因为行为金融是我主要研究的一个领域,我觉得从整个货币的供应量来讲,现在可能由于整个过去五年我们整个货币增长都很快,那么投资者已经形成了货币会高度增长的这么一个预期.现在稍有收紧或者稍有中性,因为整个股市更多关注的,是预期而不是发生了什么情况.发生的情况和预期相比,是更高了还是更低了?从这个角度来讲,其实现在中性的货币政策对于市场来讲,已经可能低于某些预期.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很难有一个特别大的对于牛市的一个推动。从产业结构调整来讲,我觉得从我们过去一段时间看的,有很多行业,其实还是非常非常有吸引力的.包括某些具体公司,它是不是有足够的能力能够推动整个大盘的涨幅,我个人也是有所保留。第三点我觉得投资者的预期在过去一段时间,投资者可能还对于一些大行情有很强的预期,现在这种预期已经逐渐被磨没的情况下,我个人也就是说,能不能市场有一轮周期能够吸引人气、聚集人气,鼓动一次新的牛市,也比较难了.所以我个人觉得说大行情的机会,我个人不是特别乐观。  主持人姚振山:因为在您的专著,也是我们最近重点在研读和学习的一本书,就是《投资者的敌人》,里面谈到了这个预期和情绪的这种变化,对于你的投资行为,包括整个市场、整个情绪的这种影响,那现在你觉得在A股上,大家的投资情绪或者说投资预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朱宁:我觉得是从两方面来看,如果从宏观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大家都有非常强的一个期盼,那么这里面主要是通过进一步的改革和整个资本市场的结构调整来实现.但在微观方面,我觉得大家可能有非常多的不同的板块,一个是对不同的板块,究竟哪个板块更有吸引力一点,会受政策的红利更多一些。  第二就说从具体怎么解读某些政策上面来讲,我觉得存在比较多的不同的意见,所以这也是为什么看到,刚才我们也有分析人讲到说,可能会有一个市场或者有一个板块,或者有一个股票在三个涨停之后,突然出现两个跌停,其实反映整个市场的这个信心和情绪还是相对比较脆弱的。观望和短期的。  主持人姚振山:短期一种交易行为。所以大行情本身的基础,从您刚才解读到的货币政策本身的这种政策结构。  朱宁:稍微比较中性。缓步或者逐步的这种相对来讲,可能不会对股市短期有特别大的一个正面的推动。  主持人:从您的研究和判断来看,货币政策如果是有一个比较积极的货币政策的话,会不会在这两年内出现?因为这个决定了投资者的情绪。  朱宁:我个人觉得,如果有一个比较宽松的货币政策,肯定会造成新的一轮牛市,但是我个人对于新的一轮大的宽松的货币政策,不是特别有期望,两个主要原因。  第一个方面,由于整个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退出,会导致整个全球会出现一个资本面相对比较紧张的这么一种趋势,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我们大量地投放供应量的话,有可能会导致一定的溢出,我们国内创造货币有可能会流到整个全球的资本市场这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在过去的十年里面,我们整个货币供应量已经是前所未有的增长了十几倍,在这么大的一个基数前面下,我们是不是能够进一步地进行宽松,大规模地宽松政策,这种宽松政策会不会对我们的房地产行业,对于我们某些地方的政府投资造成新一轮的扭曲和新一轮的刺激,这也是央行会非常关注的问题,所以我个人觉得,可能就整个国际和国内形势来讲,短期内出现大规模的货币宽松的政策趋势,我觉得不会特别明显。

ib课程是什么

机构alevel补习

alevel补习

aeas培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