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用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乘用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能源将成为2009年投资主流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39:18 阅读: 来源:乘用车厂家

新能源将成为2009年投资主流

全球金融危机伴随着这个冬天的寒风愈吹愈烈,而能源成为了这场危机中最为敏感的面孔之一,煤炭、石油等都在价格飙升之后迅速回落。在即将到来的2009年及未来,能源行业又将迎来怎样的变局?

“金融业在这次危机中将经受前所未有的挑战,而能源产业、尤其是快速发展的新能源产业将有可能在这次危机中借势而起,成为未来最强劲的经济支柱。”中国金融研究院院长何世红表示。

能源需求正全面下行

与年初的发电用煤的价格扶摇直上相比,2008年岁末价格已明显回落。在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之下,不仅仅是煤炭,电力、石油等能源行业都经历了“冰火”两重天。

2008年初,我国冰冻雨雪灾害使得煤炭运输极大受阻,再加上一些小型煤矿关停整顿,发电用煤一度价格飙升,南方冰灾过后,随着运输瓶颈的破解,煤炭市场逐步恢复正常,但受火力发电以及钢铁市场对煤炭的极大需求影响,煤炭供给依然紧俏,价格始终居高不下。国内标准煤价格从2008年年初每吨400多元一路上扬,最高时1吨达到1100元左右。

随着国民经济增速的下滑以及由此导致的电力需求增速放缓,电煤供应形势在2008年第四季度发生了逆转。10月,一改夏季煤炭供应紧张状况,全国煤炭社会库存1.78亿吨,比7月上升29.9%;11月底,秦皇岛港口煤炭堆存量已超过900万吨,存煤天数20天;而该港口正常存煤天数仅为10天。12月初,全国煤炭社会库存已达1.84亿吨,而五大发电集团的库存煤达到5000万吨以上,创历史最高水平,电厂存煤天数已接近一个月。

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宝国表示,电力需求在2008年10月份单月用电量同比下降了3.7%,是自1999年以来首次单月用电量同比下降,而11月单月用电量同比下降幅度达8.6%,国际金融危机和经济形势对国内经济的负面影响充分显现。据最新数据显示,国内煤炭价格受需求持续减弱等不利因素影响,下降趋势不断加快。2008年11月底,秦皇岛港发热量6000大卡/千克的煤价为680~700元/吨。

与此同时,国内成品油需求也显著下降,成品油已由上半年的供应不足转为供应有余,一些地区已出现压库现象。

受2008年前三季度电煤价格上涨、金融危机导致电量需求下降等因素影响,发电企业的全行业亏损持续扩大。来自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的信息显示,发电企业生产经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和严峻考验,均出现集团性亏损,火电企业亏损面达90%,为历史最困难时期,部分集团因巨亏导致财务状况迅速恶化。1~10月,五大发电企业集团合计亏损268亿元,而上年同期是赢利283亿元。

能源向来被视为国民经济的“晴雨表”。中国金融研究院院长何世红表示,“能源需求下降引发了能源价格全面回落,并且这种下降趋势现在变得明显。”

能源行业迎来调整机遇

能源需求全面下行之时,中国能源产业结构正酝酿新变。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由于火电持续亏损引发“投资大降温”,我国电源结构已悄悄发生变化,水电、核电、风电比例开始大幅上升。

在我国的电源结构中,2007年电源投资同比增长7.36%,远远低于全国投资的比例,但是电力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水电同比增长了9.6%,而传统的“电源之王”——火电增长同比是负增长,为-10.08%。

中国电力联合会有关人士表示,火电负增长符合现在的规律,这种趋势可能还会继续延续下去。与此同时,核电、风电保持了高速的增长,核电同比增长73.98%,风电同比增长了173.94%。

“金融危机对我国能源行业带来了严峻的挑战,也提供了难得的调整机遇。”2008年12月29日,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宝国指出,“金融危机使能源供需矛盾得到缓和,一直绷得很紧的煤、电、油、运矛盾得到很大缓解,为能源行业‘休养生息’,解决一些深层次矛盾提供了重要机遇期;世界经济增长明显减速,造成国际能源资源和资产价格回落,为我们开发利用海外能源资源和提高科技实力带来了有利条件。”

张宝国表示,目前电煤价格实际存在着“动力煤市场价格与电煤合同价异步并存”的双轨制。CPI的回落趋势以及国际大宗能源资源商品价格下行,为进一步完善电煤价格市场形成机制,为理顺煤、电价格关系,改善发电行业经营状况,也提供了可能和空间。

张国宝表示,国家将培育大型能源企业集团。从体制和运行机制上提供保障,引导企业实现跨行业融合和重组,鼓励煤、电、路、港、化等相关产业联营或一体化发展,“提高国家对能源的控制力和影响力”

新能源投资成为主流

2009年,在国家对传统煤电项目实施“上大压小”计划的同时,将继续加快大型、清洁高效能源项目建设。

张国宝称,下一步要对优化能源结构意义重大、带动效应明显的核电项目、风电项目和大型煤炭基地建设,关系全局和战略安全的煤、电、油、气跨区域输送通道建设,石油、天然铀等战略物资储备设施建设,以及农村电网、城市电网和城市油气配套管网,加大投资力度。中国并将大力发展核电及可再生能源,制定鼓励风电加快发展的政策,加快太阳能等新能源的发展。明年要新开工建设浙江三门、山东海阳、广东腰古和山东荣成等核电站。

其实,近几年来,中国新能源的发展速度正在加速。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光伏产业在2008年以前便迎来了高速发展期,但在2008年下半年出现了改变,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部分光伏生产商面临需求下降、利润降低,资金短缺的命运。与之相比,风电行业对需求的下滑更具抵抗力。

中国风能协会秘书长秦海岩表示,如果坚持和完善积极的风电扶持政策、稳步增强风电设备生产能力和技术质量水平,预计我国今后数年内将继续保持每年约400万千瓦新增装机的增长速度,2010年可以实现风电累计装机1400~1500万千瓦;若2010年后每年新增700~800万千瓦,达到目前欧洲现有的水平,则2020年保守估计风电可以实现8000万至1亿千瓦装机。在2020年之后,我国风电可能超过核电成为第三大主力发电电源,在2050年甚至可能超过水电,成为第二大主力发电电源。届时,风力发电未来可能成为我国的主要战略能源之一。

“能源产业,作为国民经济巨大的供给产业链,在日前的金融危机中正在发挥着稳定的、可持续发展的势头。金融危机让许多行业遭受重伤,而能源产业尤其是新能源产业,将有可能在这次危机中得到快速发展。这是新能源发展的大好机遇。”何世红表示,传统产业的过剩格局难改,在油价波动的背景之下,能源尤其是新能源领域的产业投资将是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不二方略,也是当下地方政府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的突破口。